图书馆首页 闵图动态 【书展活动全纪录】“我与闵行有段情”暨新书分享会

【书展活动全纪录】“我与闵行有段情”暨新书分享会

阅读量:2300 发布时间:2020.08.21

2020年8月14日下午2点,一场关于闵行的文化对谈在仲盛世界商城一楼中庭精彩上演。参与对谈的嘉宾是四位资深作家:沈嘉禄、管继平、马尚龙、朱蕊以及上海书店出版社责任编辑杨柏伟。

我与闵行有段情暨新书分享会4.jpg.jpg

他们聊了些什么?

现场迸发了什么样的火花?

赶紧和小编一起去看看!




1、您和闵行是如何结缘的?

我与闵行有段情暨新书分享会3.jpg.jpg

朱蕊

我现在就居住在闵行。我能与闵行结缘是因为我父母。他们曾经住在静安区延安路上,后来动迁就搬到了闵行龙茗路。我经常去看望父母,久而久之,发现龙茗路和衡山路一样,是很漂亮的地方。于是,就和丈夫商量,把房子买到了龙茗路。


从地图上来看,闵行就像存放在上海版图正中央的钥匙。后来有了沪闵路高架,交通出行变得越来越方便。这几年,周边餐饮一条街,动漫城等等周边设施慢慢都建起来了,我越发觉得“买房到闵行”这个选择是对的。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点是我很在意的,我曾经查过资料,说闵行区户籍人口期望寿命平均值超过了84岁,这就说明闵行区生活质量高。

沈嘉禄

我对美食很感兴趣,所以我来和大家聊聊我是怎样与闵行美食结缘的。


(1)40多年前,我和我太太还在谈恋爱,我太太的哥哥是闵行区颛桥镇铁路局的道口管理员。我太太的母亲过世后是埋在颛桥的。之后,我每年都要和太太去颛桥扫墓,随后去她哥哥家吃饭。我记得当时吃到了很多闵行很地道的美食,但印象最深的是蒸糕。我觉得闵行的美食保留了农耕文明的味道。

(2)还有一次是去闵行区著名篆刻家吴颐人老师家,他请我吃饭,其中有道菜叫醋溜白菜,至今都让我记忆犹新。吴老师看我觉得好吃,最后叫了两份醋溜白菜。

(3)30年前,来闵行聚商老正兴吃饭,响油鳝丝、三鲜汤,都是难以忘记的好味道。然而,20多年前,这家店就不在了。


去年,我担任了闵行区特色小吃征集评比活动的评委和形象大使,拍了宣传片。除此之外,我还参加过饭店评比工作,吃了40多家饭店,发现了很多民间达人。现在,市中心很多饭店在闵行开得很好,还有一些在闵行起家的饭店,一步步又开到了市区。我觉得非常好,这是一种文化的输出。总之,我现在越来越喜欢闵行了。

我与闵行有段情暨新书分享会7.jpg.jpg

马尚龙

闵行为上海制造作出过很多的贡献。

小时候,对于我们来说,闵行是个很遥远的地方。从市区到闵行,交通路费很贵,一般而言不会当天来回。然而,现在我觉得,闵行是一个标志。我对闵行的第一印象是工业基地,第二印象是房产热地,第三印象是文化大区。我经常来闵行做讲座,做宣传。我每次来都能深切地感受到闵行的自信。

管继平

我在闵行有个工作室,在得丘园,名称叫管继平民国文化研究室。得丘园现在成为了文化地标。

我和闵行也有好几个渊源:

(1)我的祖母出生在真如,真如当时是属于上海县;

(2)我的老师是篆刻家吴颐人,当年他还在上海县少体校做卫生老师。我夫人是闵行吴泾塘湾人,吴老师是她姐姐的班主任,由于吴老师的缘故,我和闵行的文化界、书画界都很熟。可以说,我就属于半个闵行人了。

我与闵行有段情暨新书分享会2.jpg.jpg



2、聊聊自己的新书吧!

沈嘉禄

我这本新书的名字叫《吃剩有语》。我对美食非常关注,写了很多相关散文,读者反响也不错,所以就像入了一个坑,越写越多。


由于喜欢美食,我参加了很多美食评审。我很喜欢和饭店的厨师、经营者交流,他们也很愿意听,因为觉得有启发。我和一般的“吃货”不同,我在家也经常做饭。我觉得做饭非常有趣,这也是一种休息方式。在做饭的过程中,我可以积累实践经验,这样写出来的文章就更有质感。

吃剩有语,是责任编辑给我起的书名,意思是说只有吃过了,在厨房里做过了才会有东西写,有话讲。这本书除了一如既往关注老味道外,更多的是强调美食交流、改良与融合。

马尚龙

我这本新书的名字叫《上海制造》。闵行区是工业重镇,聚集了上海电机厂、上海重型机械厂等中国现代制造业的” 四大金刚“。在上海人口六百万的时候,产业工人就有200万之多,这产生了一种特别的关系:师徒关系。师傅教的不仅是技艺,还有做人的方式。我觉得这就是为何上海人很有规矩,这是一种文化的传承。当年,老式“四大件”风靡全国的时候,为什么大家独独喜欢上海制作的东西?因为上海人经历了都市文化的熏陶与教育。我认为上海制造的灵魂就是人和人之间的关系。

管继平

我这本书的名字叫《管中窥书》。这本书写的大多是书里书外的文章,比如写读书人、书法名家、读书体会等等。

读书和美食是很有关系的。古人有句话说:“太羹有味是诗书”。阅读的愉悦和想象的空间是无限的。

我从小就很喜欢读书。我觉得读书是有学问的,读书要读大家的书,要读经典的书。我这本书的名字来源于成语“管中窥豹”,意思是认识有限,只能看到书的局部。有句话说:“少年读书如隙中窥月,中年读书如庭中望月,老年读书如台上玩月”。这都表明阅历的浅与深,决定了从书中体会的浅与深。


我认为读书很重要,读书就是交朋友,就是聆听大名家的所思所想。读书是最最廉价的高贵,读书还能增进美容。

朱蕊

我这本书的名字叫《蛇发女妖》。我们一般都觉得“妖”就是不好,其实我觉得“妖”不一定是不好,妖”也可以表示“有个性、不一般”。我这本书比较随意,是各种各样文章的合集,里面包含有:游记、地方描写、女性话题等等,虽然说是散文合集,但“形散神不散”。








下一篇: 中华传世名画中的音乐与养生 活动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