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馆首页 闵图动态 敏读会194期:上海狐步舞 活动报道

敏读会194期:上海狐步舞 活动报道

阅读量:3207 发布时间:2019.12.25

    作为中国现代主义和都市文学的先驱,穆时英笔下的上海(名篇如《上海的狐舞步》、《白金的女体雕塑》等),不仅启发了张爱玲、刘以鬯等后来者的创作,本身也充满了一探再探的美丽。



     本期敏读会邀请了上海师范大学的王贺老师,分享了他近年来关于穆时英的研究成果。王老师以近代文史资料为主线,以超越“新感觉派”的眼光,探索穆时英的文学实践、特质、以及其作品中所折射出的三十年代上海的声光化电、街景地景、日常生活和社会百态。


15772515647375334.jpg.jpg


   穆时英(1912年3月14日-1940年6月28日),原籍浙江省慈溪县庄桥镇。中国现代小说家,新感觉派(穆时英、刘呐鸥、施蛰存)的代表人物之一,笔名有伐扬、匿名子等。

穆时英中学时已表现出文学天赋。1929年17岁时考入光华大学西洋文学系,1929年,穆时英开始从事文学创作,次年发表第一部小说《咱们的世界》。1933年前后,穆时英出版四部小说集:《南北极》《公墓》《白金的女体塑像》和《圣处女的感情》,轰动一时。

抗日战争爆发后,穆时英曾到香港任《星岛日报》编辑,1939年返沪,相继在汪精卫政府主持的《国民新闻》任社长,并在《中华日报》主持文艺宣传工作。

    1940年6月28日下午6点40分,穆时英下班乘人力车经过上海三马路福建路195号附近时,突遭狙击,右肩及右小腹各中一弹,因射中要害,失血过多,不治身亡;当时普遍认为是被上海潜伏的“锄奸”组织射杀,时年仅28岁。

    穆时英在现代文学史上被誉为“中国新感觉派圣手”,将新感觉派小说推向成熟,同时亦为中国现代“都市文学”的先驱者,海派文学的代表作家。他的作品大都描绘二三十年代上海都市文明昙花一现、畸形发展时的社会生活。其实,穆时英的早期作品表现的是下层百姓的“草莽”生活,揭示了社会上贫富对立的不平等现象,如《南北极》《咱们的世界》等,艺术表现手法悖反都市文学的高雅,充满了下层人民强悍、粗犷的生活语言,一度被誉为“普罗文学之白眉”。

    从穆时英的代表作《上海的狐步舞》中,字里行间可以穿越时光,走进三十年代的上海,在觥筹交错的夜总会、咖啡馆、酒吧、电影院、跑马厅等摩登场所,追踪狐步舞、爵士乐、模特儿、霓虹灯的节奏和色彩,感受彼时的都市文化风景。

    穆时英在书中分别从道路、街景、交通工具、舞蹈、建筑等方面描绘了三十年代的上海,尤其是他的声光化电的描写堪称影像化艺术创作。

   如:“蔚蓝的黄昏笼罩着全场,一只Saxophone正伸长了脖子,张着大嘴,呜呜地冲着他们嚷,当中那片光滑的地板上,飘动的裙子,飘动的袍角,精致的鞋跟,鞋跟,鞋跟,鞋跟,鞋跟。蓬松的头发和男子的脸。男子衬衫的白领和女子的笑脸。伸着的胳膊,翡翠坠子拖到肩上,整齐的圆桌子的队伍,椅子却是零乱的。暗角上站着白衣侍者。酒味,香水味,英腿蛋的气味,烟味……独身者坐在角隅里拿黑咖啡刺激着自家儿的神经。”

    “独身者坐在角隅里拿黑咖啡刺激着自家儿的神经,酒味,香水味,英腿蛋的气味,烟味……暗角上站着白衣侍音。椅子是凌乱的,可是整齐的圆桌子的队伍。翡翠坠子拖到肩上,伸着的胳膊。女子的笑脸和男子的衬衫的白领。男子的脸和蓬松的头发。精致的鞋跟,鞋跟,鞋跟,鞋跟,鞋跟。飘荡的袍角,飘荡的裙子,当中是一片光滑的地板。呜呜地冲着人家嚷,那只Saxophone伸长了脖子,张着大嘴。蔚蓝的黄昏笼罩着全场。”

    将电影艺术融入到创作中去,以此来形成自己的风格。这种超越新感觉派的眼光以及层次丰富的创作美学使得都市文化生活题材成为独立的审美对象。无论是从文学角度看历史还是从历史角度看文学,甚至从文学看文学的视角出发,穆时英都描绘出了一副都市的疯狂律动,这种快速多变的气息从多角度展现出了三十年代的上海。通过五光十色、光怪陆离的氛围衬托,明显刻画了贫与富、生与死、地狱与天堂的多视角鲜明对比。尽管描写的主体不同,但向人们所展示的十里洋场的上海以及那个年代独有的生活气息。

     本次讲座,有近50位读者参与。读者们对于三十年代的上海及穆时英的生平都极为感兴趣,并通过提问的方式向王贺老师请教了很多问题,如穆时英的创作灵感自何而来?三十年代的上海文学有什么特点?穆时英的新感觉派对其他作家有何影响?王贺老师一一作了详细解答。


15772516119417555.jpg.jpg








下一篇: 新桃换旧符,书香盈岁月——闵行区图书馆恭祝各位新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