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馆首页 闵图动态 上海书展活动:“雨果上海七日行”之法国浪漫主义文学 活动报道

上海书展活动:“雨果上海七日行”之法国浪漫主义文学 活动报道

阅读量:4385 发布时间:2019.08.22

     2019年8月13日至12月1日,上海明珠美术馆携手巴黎博物馆联盟(巴黎雨果故居博物馆),联合举办“维克多·雨果:天才的内心”展。本次展览通过雨果波澜壮阔的人生,首次向中国观众较为全面地展现这位“普天之下人类情感的大师”在文学、绘画、装饰艺术等多元领域的探索,感受隐藏在文豪光环背后、鲜为人知的生动侧面与蓬勃创作。在此基础上,上海明珠美术馆在上海书展期间隆重推出“雨果上海七日行”系列讲座。该系列第四讲:雨果与法国浪漫主义文学 于8月17日下午1点半登陆闵行区图书馆。本次讲座主讲人李志清老师是中国海洋大学教授、著名法语教育家。他表示,希望通过这次讲座,达到两个目的:第一,让读者知道法国浪漫主义是什么,为什么要叫浪漫主义?第二,鼓励大家去学法语。


     众所周知,19世纪是法国文学最辉煌的时代,涌现了雨果、巴尔扎克、左拉和波德莱尔等一大批在法国文学史乃至世界文学史上永垂不朽的文学巨匠。我们的今天主角雨果是19世纪前期积极浪漫主义文学的代表作家。李老师说:浪漫主义起源于18世纪末欧洲的知识界与艺术界的一场运动,是西方近代文学最重要的思潮之一,强调的是个人的感受胜于理性。在浪漫主义作品的创作上,更多的是基于想象,而不是像古典主义那样,偏重于对人性的描述。法国浪漫主义的先驱是夏多布里昂。夏多布里昂是雨果的偶像,对雨果产生了巨大的影响,雨果年轻时曾写过:“要么成为夏多布里昂,要么一无所成”(Je veux être Chateaubriand ou rien)。


      雨果的创作丰硕而且覆盖几乎所有的文学形式。雨果通过对克伦威尔序言宣布了与古典主义的斗争,而他的《艾那尼》更是浪漫主义戏剧与古典主义戏剧的最后对决,是法国文学史上史无前例的“青春对衰老,黑发对秃头”两个派别,两支大军,甚至可以说是两种文明的战斗。从此之后,古典主义戏剧(尤其是悲剧)彻底退出主流舞台。在诗歌上,雨果被公认为19世纪首屈一指的诗人。他的诗歌形式极具个性,诗歌创作中的修辞手段极为丰富:比喻、隐喻、反衬、拟人化、讽喻等。雨果对法国诗歌的节奏与韵律作出了大胆的改革,尤其是在亚历山大体诗歌的韵律上。


     可能很少有读者知道,除了文学家这一身份外,雨果还是一位伟大的政治家。1845年,法王路易·菲利普授予雨果上议院议员职位,自此专心从政。1848年法国二月革命爆发,法王路易被逊位。雨果于此时期四处奔走宣传革命,为人民贡献良多,赢得新共和政体的尊敬,晋封伯爵,并当选国民代表及国会议员。三年后,拿破仑三世称帝,雨果对此大加攻击,因此被放逐国外19年,此时期完成小说《悲惨世界》。


      紧接着李老师分享了一首雨果的诗歌《明天,拂晓》。雨果的长女莱奥波尔迪娜在19岁那年和新婚丈夫在度蜜月途中在塞纳河上双双溺亡。莱奥波尔迪娜的过早离世,令雨果悲痛欲绝,他此后为女儿写下了无数诗篇,其中最有名的就是这一首《明天,拂晓》。李老师用法语深情朗诵,他想告诉我们:学习法国文学,只有学会法语,才能把握精髓,领略真谛。


     随后李老师又和我们分享了雨果的重要作品,如《巴黎圣母院》《悲惨世界》等。他说:“雨果是法国当之无愧的文学第一人,是19世纪作家的思想泰斗。他的丰硕作品即是他的人格反映。死后的国葬与安葬在先贤寺标明其在法国文化界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在讲座中,李老师不止一次说:“喜欢一样东西,就要喜欢得彻底。”李老师喜欢法国文学,他把自己在书中阅读到的美妙之处汇集到一起,转变为一次又一次的旅行。尽管有时候会觉得实际的景色远不及自己的想象,但是SO WHAT?喜欢一样东西,就要这样喜欢到“发狂”,这是李老师自己坚守的治学原则,也是他最想和我们分享的经验。









下一篇: “和颂70——阅读在闵行”之“我和我的祖国”主题诵读大赛决赛 活动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