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馆首页 闵图动态 《摄影名家走进闵行》讲座之三︱丁和,给摄影人开“膏方”:文化主题摄影

《摄影名家走进闵行》讲座之三︱丁和,给摄影人开“膏方”:文化主题摄影

阅读量:5205 发布时间:2016.09.30

中秋节前后是上海最美丽的时候。天是那么高,那么蓝,那么亮,好像是含笑告诉人们,和阳光拥抱的日子已经不远了。9月24日下午,闵行区图书馆报告厅座无虚席、人满为患。上海市文联委员、上海市摄影家协会副主席、新疆龟兹研究院客座研究员丁和给大家带来了“丝绸之路上的文化摄影与当代命题摄影之浅谈”讲座。


丁和的丝绸之路和洞窟的壁画专业性太强,在讲座之前我们有点担心大家能否有耐心听得下去,听得懂。丁和的讲座将深奥宗教文化深入浅出,用摄影语言娓娓道来,竟然在两个半小时里中途不仅无人退场,而且不断有人入场。


当今,科学技术的高歌猛进,大众娱乐的遍地开花,为摄影艺术的速成普及和无难度借用提供了最大的程度的合谋可能,众多曾经辉煌的传统艺术样式,轮番遭到最新艺术的全面冲击后,要么沉没于艺术发展史的昨日沼泽,要么退守到未知前景的边缘,面临何去何从的尴尬自问。


丁和认为,摄影,无论是夕阳红快乐摄影,还是沙龙争金夺银摄影,每一项摄影活动都无可非议,关键看你在做什么。他说,我们手中的相机就好比文化人手中的一支笔,仅仅是工具而已。选择一个摄影题材或内容,与摄影人文化素养、思想境界息息相关。


丁和以30多年摄影经历与大家分享,他是怎样走上文化主题摄影之路。


丁和1980年代进入摄影创作,比较多的是拍拍留念照,他借了一台“海鸥203”,到公园、工厂、农村东拍拍西拍拍,当时以陈复礼、简庆福两位摄影大师的作品作为追求的目标,摆中有抓,抓中有摆,自己冲胶卷,自己做放大机,放照片,玩的不亦乐乎……一直到了1986年秋,他开始考虑做文化摄影主题。


为什么会想到做主题?丁和说,小时候喜欢集邮,记得我在集“中国妇女”邮票的时候,没多时就集全了,很有成就感。后来我想,摄影可不可以像集邮一样做一个系列,或者一个主题。他强调,经过多日思考,决定做“藏风”。我这个人很犟,一旦确定一个主题,一个方向,驷马难追。之后,西藏、青海和甘南去了多次。1990年,丁和倾所有积蓄7万元,在上海美术馆首个举办“藏风”主题摄影展,得到业界的好评。丁和笑着说,明年正好是我做“藏风”三十年,准备准备再来做一个跨越三十年的“藏风”不是很有意义。


2003年,丁和在新疆拍摄。之后他在冯其庸教授的指点下走上西域文化的道路。


“每次拍摄前要做大量的功课,为的是能和石窟壁画‘对话’。每一次机票订好,丁和心情都很激动。”由于洞窟里没有人交流,他就和壁画“对话”。只有“对话”,才能读懂它们,再决定怎么去拍、怎么去表现。


说到拍摄难题,丁和说:“某些洞窟里某一堵墙上,壁画模糊不清,几乎分不出界限。这就需要先读懂后再拍,其中最难拍的是特写。”因为起先不明白佛传、本生、因缘故事,就可能会漏掉某棵树、某条花纹或某种动物。这个时候拍摄之外的功课就显得尤其重要。



数年如一日,拍摄西域文化主题,终成情结和牵挂。丁和说,摄影是有记录功能的一种艺术!而他,早已把自己重新定位成一个修行者。


丁和说,虽然有很多人知道敦煌,但真正去过的,毕竟还是少数。龟兹就更不用说了,尽管它在时间上要比敦煌石窟早200多年。从某种意义来说,如果没有龟兹,就不会有敦煌。龟兹壁画融汇了世界四大文明的因子:印度的宗教哲学、希腊罗马的美学思想、波斯的世俗理念、中国传统的玄学精神。初创期的龟兹文化就是西方文化,到后来受中原本土文化影响,最终形成了“龟兹风”。



2007年12月,丁和正要赴欧洲出差,并打算借此机会去到所在多国的博物馆参观学习。时任新疆师范大学教授的朱玉麒先生得知后,推荐我一定要到德国柏林亚洲艺术博物馆馆藏部去看一看那些流失海外的西域壁画。在朱教授的引见下,丁和与亚洲艺术博物馆取得联系并迅速成行。丁和说,在柏林亚洲艺术博物馆,我见到了这些西域壁画。它们有的被搁置在成排的架子上,碎裂而模糊,有的被修复陈列在墙上,精致而壮美。这些脱离了母体的残片,在我脑海中投射出洞窟中伤痕累累的壁面。与洞窟现存的壁画相比,它们一如海外遗孤,经历更为坎坷,也更为传奇。我心下感到无比怜惜,想到与它们的相遇仅是这短暂交错的瞬间,不禁怅然若失。于是,我告诉自己,要把它们的影像记录下来。我求见老馆长Willibald Veit教授,在愉快的交流之后,向他申请了两天时间,在馆藏部及展厅内进行自由拍摄,教授欣然应允。当然,面对这么大的工作量,两天时间还是很紧张的。来不及为每张图片支设脚架,我就端着数码相机在地下室里上下攀爬,来回穿梭,在一个恒温的环境下竟一直挥汗如雨。回想这短短两天的拍摄过程,犹如激情迸发的短跑冲刺,兴奋之余又意犹未尽。


丁和在讲座中,一边放着片子,一边讲述摄影背后的故事。比如说,他在柏林拍摄的西域壁画,对一个研究西域文化的专家来说,是一辈子梦寐以求的画面得以可能。他强调,一个有责任,有担当的摄影者,做一个文化主题,进行深入的研究比拍什么都来得有意义。其次,他希望做文化主题摄影的朋友,到了一定的程度要出书。他认为,现在出书不是一件很难的事,十本、五十本、三百本等都可以做。出书不仅仅是对主题摄影的梳理,更重要的是将我们取得的成果得以保存,为人们(下一代)文化主题研究提供便利。


本次讲座由交通大学副教授、闵行区摄影家协会副会长张帆主持。









下一篇: 【闵图云直播】闵图妈妈小屋·阅读越精彩 ——“防疫归来•好久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