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馆首页 闵图动态 敏读会181:往事:巴金与萧珊 活动报道

敏读会181:往事:巴金与萧珊 活动报道

阅读量:3628 发布时间:2019.07.27

     

    巴金原名李尧棠,被誉为“二十世纪中国文学的良心”,写有《家》、《春》、《秋》、《随想录》等数十部作品。1936年通过读者来信结识了夫人萧珊。7月21日周日13:30,在这个临近大暑的炎热午后,巴金故居副馆长周立民老师来到敏读会为读者们讲述巴金和萧珊的往事。本期活动共吸引了39位读者参与。


    八卦学充斥着现代文学的各个领域,从古至今我们对伟人的了解大部分都源于传奇化的事例。在某段时间里流传甚广的一些事情可能都是需要质疑的。巴老与萧珊的正面合影很少,年轻时候的合照就更稀微了,某报对一篇写巴金先生的文章的配图就用了一张合成照,将不同时期的巴金和萧珊放在了一张照片里,令人真伪难辨也哭笑不得。对于前人往事的研究,是需要引经据典考证推敲的,而不是道听途说以讹传讹,表达上也需要有一定的分寸,措辞用以“猜想”、“推断”等词语,毕竟都是我们没有亲身经历的事情。虽然时代在改变,生活方式也在改变,我们不能也没有必要一成不变地按照别人的生活方式去生活,但至少可以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那么一些人是这样生活的,有一个借鉴和参照。


    巴金最初的理想是不结婚,成为一个革命家。他认为革命家是没有权利享有很多个人幸福的,尤其是建立家庭,一个是没有精力,没有权利,还可能会伤害到另外一个人。他有着安那其主义的信仰,道德上的有很多自我约束。他从来不坐轿子,认为让别人抬着就等于在奴役着别人,那样人与人之间是不平等的。后来的他社会地位高了,但待人接物还是一如既往,对每个人的态度是一样的,不会因为对方的身份不同而有所改变。给巴金带来启蒙的读物是他年轻的时候看的两本书,一本是西方一个没有什么名气的作者所写的《夜未央》,虽然作者默默无闻,但这个读物曾经影响了好几代人,讲的是一个人舍弃了自己的爱情为了革命义无反顾的故事。还有一本是出自克鲁泡特金的《告青年》,主要讲的是青年人在选择人生道路时,往往不能遵从本心仅仅顺应社会生存需要而无法真正实现自我价值。克鲁泡特金认为,一个人的欢乐不是真正的欢乐,万人的欢乐才是真正的欢乐。这个观点深深地影响了巴金。


    巴金和萧珊最早只是作家和读者的关系,而作家和读者这样的一个关系恰恰是现代文学史上最忌讳的,发生过许多不幸的事情。那何以当年萧珊这样一个年轻略显天真的西南联大女学生能够打动大她13岁的巴金,最终成就了一段作家与读者的佳话呢?当时追求巴金的人很多,但他却没看上任何人,独独萧珊给他留下了特别的印象。作为一个独身主义作家,巴金仍坚持着,“我宁愿一个人孤独地去经历人世的风波。”,却因为萧珊有了动摇。他们通信达大半年之久,却从未见过面。萧珊便在信中写道:“笔谈如此和谐,为什么就不能面谈呢?希望李先生能答应我的请求……”,信中约了时间、地点,萧珊怕巴金认不出她还附了一张她的照片。第一次见面,还是中学生的萧珊落落大方,很急地说自己的话,巴金听得认真。后来某天萧珊来找巴金说她父亲要她嫁给一个有钱人。巴金认为萧珊还小,需要继续读书,他愿意等她,但她也有选择的自由。冰心先生评论巴金是一位最可爱可佩的作家,敬佩他对与萧珊的恋爱和婚姻上的态度严肃和专一。抗战时期,相恋八年,巴金写过许多作品,许多爱情故事,但是几乎没有特意去提萧珊,而大多都是他和萧珊与朋友们共同经历的事情。他们之间不注重任何形式:巴金到萧珊去世,也没弄清她的生日,他认为,“只要两个人好,年龄、家庭有什么关系!”;巴金和萧珊二人的婚礼只是几样简单的小菜外加一份结婚通知就草率完成;简朴到四只玻璃杯建立起的小家;几次儿子过生日,巴金都不在家,一次在苏北开会,一次在朝鲜战场,但十分牵挂萧珊和两个孩子……每个人都有支配自己金钱选择自己如何去生活的自由(只要钱财来之于正途),而巴金和萧珊二人有着一定的经济来源却坚持几十年如一日地过着简朴生活不求形式。


    巴金和萧珊年龄上的差异,也使得许很多人认为萧珊一生都是在靠着巴金,她的老师都是巴金的朋友,她的同学也通过她的关系相继在巴金的出版社出了书并成名。但实际上作为西南联大毕业的学生,她是一个非常独立的女性。尽管萧珊一生都自豪于巴金夫人的身份但她并不自我满足,在巴金两次去朝鲜的间隙她自学俄文,还翻译了屠格涅夫和普希金的小说。巴金也不断鼓励她去学习去做翻译。巴金认为萧珊比他更有才华,她的译文虽然并不十分恰当,但是却是有创造性的文学作品。萧珊一得了稿费,便想着给儿子买钢琴给巴金买大衣。


    遗憾的是巴金和萧珊二人的幸福时光没有长久的持续下去,文革期间他们遭到了频繁的批斗,萧珊也在文革期间患肠癌去世。文革后有人提议给萧珊开个追悼会,巴金拒绝了,表示要用自己的方式来纪念妻子。他在《随想录》里写了数篇忆萧珊的文章,妻子的遗像挂在床头,骨灰盒放在床头柜上,不愿埋葬,要等自己身死后骨灰相掺撒向大海。


    周老师的讲座让我们对巴金与萧珊的往事有了一些了解,感受到了二人之间深厚的情感,以及满满的正能量,我们要做一个独立的人,一个真诚的人,一个言行一致的人。


 








下一篇: 《三十六声枪响》亮相2019上海书展暨“书香中国”上海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