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馆首页 闵图动态 敏读会179:藏书印——书籍中的印记 活动报道

敏读会179:藏书印——书籍中的印记 活动报道

阅读量:8445 发布时间:2019.07.14

   书籍中的印记不单指藏印,也包括书籍中所见的一切与流传相关的信息。这些印记不仅可以帮助判别书中的传统,还能体会藏书家的志趣和修养,而这些印记本身,也因其在内容上、形式上的各色不同,而成为一种别具价值的艺术观赏物。7月7日周日13:30上海博物馆研究馆员柳向春老师来到敏读会为读者们介绍了不少书籍中的印记以及其背后那些鲜为人知的故事。本期活动共吸引了42位读者参与。


    书籍中的印记多数时候指的就是藏书印,当然还包括书籍中所见的一切与书籍流通相关的信息如题跋、观款等。柳老师在幻灯片上为读者展示了上海图书馆藏金石录的照片,该书是宋代的一个雕版印刷体,经过历代的流传之后上面钤印累累,基本都为红色,形状有正方形,长方形,圆形,大小各异,经过千百年流传之后已然成为了书籍的一部分。宋刻本之所以宝贵,不仅仅是里面的内容值得我们来反复领会,书上的这些印记也成为书上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增加了书的艺术性和多样性。


    提起藏品、书籍或文献上的藏印,我们现在能见到的年代最早的是南北朝时期的,现由国家图书馆藏北魏敦煌镇写经,题记上钤有墨印。还有比较早的藏印“贞观”,贞观是唐太宗李世民的年号,基本都出现于书画作品之上,在书画收藏史上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此外还有专门为经卷典籍所刻的藏章报恩寺藏经印、瓜沙洲大经印等。也就是说在唐代的前、中期左右已有专门为了收藏用的印章,钤在相应的文献上。


    那么书籍中的印记都是由哪些人留下来的呢?一个是藏家,藏家会留下自己的印记来表示书本为自己所拥有或曾经拥有。另一个是经眼者,留下印章表示自己曾经看到过也希望借此留名。再一个是书贾,古代的卖书人都是非常专业的版本鉴定学家,看到他认为十分好的书就会盖上自己的藏印。除此以外还有一些其他特殊的来源。


    藏家的印记大概分为宣示拥有权、表达拥有态度以及包括揭示藏家个人信息的和反映藏家个人感情的闲章等。国家图书馆藏宋刻本《河岳英灵集》中有一墨写手记“泰兴季振宜沧苇氏珍藏”,季振宜是清初时靖江一个著名的收藏家,这段话是他拥有权的体现,下面还附有一印“振宜之印”。清代中期苏州的一个藏书家汪士钟的两枚藏印“曾藏汪阆源家”和“汪士钟曾读”,都有个“曾”字,表示他自己非常清楚并不能一直拥有也不能传给子孙后代,表达了他的一个态度。揭示藏家个人信息的印章中有表明科考名次的,如“乙丑翰林”、“己丑榜样”、“乙丑探花及第”、“己丑翰林”等;表明生年的,如“生于己卯”、“戊申人”、“癸亥生”、“世珩乙亥乃降”等;表明个人生平状况的,如梁章钜的“二十举乡三十登第四十还朝五十出守六十开府七十归田”、李慈铭的“道光庚戌秀才咸丰庚申明经同治庚午举人光绪庚辰进士”、王芑孙的“县学教谕宫学教习国学典簿”;著名篆刻家王福庵刻有一方“乙丑闰月望是我再生辰”纪念他受伤的手痊愈。还有一些如“留与儿孙换米喫”、“愿流传勿损污”都反映了藏家心愿和期望。


    经眼者印记,往往标示“该书被某某人看过”,可以被理解为借书留名,当然其实也是书与人相辅相成增加知名度,如叶昌炽在元建安郑氏刻《大广益会玉篇》上留有印“颂鲁眼福”、汪喜孙在清抄本《说文解字读》留印“喜孙过目”、刘世珩在宋刻百衲本《史记》留印“贵池刘世珩假观”。


    书贾印记, 一般是指书商在买卖过程中发现好书便留下自己或书店的印记,可以说也是一种特殊的经眼人印记,如 “古书流通处”、苏州百拥楼主人邹百耐的“百耐眼福”、蟫隐庐主人上虞罗振常的“蟫隐庐所得善本”。


    除此以外,还有一些其他的印记。如刊书印记、发售印记、藏版印记、来源印记、成书印记、捐献印记等。


    刊书印记,往往是在印刷出版的书籍上盖上自家的印章,样式很多,出于版权保护防止盗版的目的而盖。如印于《李氏易解賸義》的“吴县朱氏珍藏”,实际并非他所藏,相传东山席氏家族早在康熙年间就开始从事刻书当时主要是雕版印刷,到了近代有了石印、活字印刷,民国的时候席家聘了朱记荣来替席氏家族经营这个刻书出版事业,当时他只是一个经理人的角色;印于嘉庆十二年仲春锓版《夏节悯全集》的“修竹庐梓行”,可以看出该书是用梓木雕版印刷的;印于《宋名家词》的“毛氏正本”、“汲古阁”,明代常熟文人毛晋创办珍藏和刻印古籍善本汲古阁;印于《词综》的“裘杼楼”、“平阳汪氏图书”;印于果亲王府刊《西汉文约选》的“果亲王府选刊”,印记呈墨绿色,因为当时果亲王处于居丧期间,不宜用红色。


    发售印记,亦多为版权宣示,如印于《礼记省度》的“须认绿标原板无错”,另有表明价格的,如某书末页印有“每部实兑纹银四两”,也就是说每部书要卖四两银子,四两银子是个非常高的价格,当然卖的时候会有一定的折扣,从另一印中可以看出该书是一个泥活字印刷品。虽然早在宋代沈括的《梦溪笔谈》中就有记载活字印刷术,但在中国传统认识中更注重雕版可以流传百世。而刻书是个非常费钱的事情,所以在没有那么多钱的情况下才会先用活字来印刷出版将内容保存,等赚到了钱再将其变为雕版流传。古代中国的活字印刷非常不成熟,所以现在在拍卖场上遇到活字印刷的会比同时期的刻本价格要更加昂贵一些。过去活字印刷更多的是被运用在家谱上,过去会有人背着一篓子常用木活字走街串巷,哪家要印家谱马上就可以排出来板印,非常方便。但真正有钱人家正式的家谱最后还是会转换成雕版。


    藏版印记,如印于明崇祯刻本《陈太守订五经纂注》的“本衙藏板”,一般都是自家所刻的板子,别家要印可以来借,收取一定费用。


    来源印记,表示书的来历,包括在哪里购入、由谁捐赠等。一部分产生于一个特殊时期,文革破四旧时期,在此期间很多传统的典籍以及其他的文物珍品都遭到了销毁和破坏。各图书馆不断地从废纸厂和垃圾堆里抢救旧书,如“此书是湖南文物管理委员会在造纸厂收购的大批造纸原料旧书中抢救出来的”,章盖得大都比较随意模糊,有的甚至盖到了书的正文上,真正的藏书家是绝对不会盖到正文上的,一般都盖于天头地脚没有字的地方。另一部分,印于自较正规的流通渠道而来的图书,如“天津市人民图书馆藏任氏天萅园捐赠图书之章”、“山东省立图书馆点收海源阁书籍之章”、“光绪戊子湖州陆心源捐送国子监之书匮藏南学”。


    捐献印记,往往与来源印记一同出现,来源印记一般是收到书的人所印,捐献印记则为捐书者所印,如“前分巡广东高廉道归安陆心源捐送国子监书籍”、“一九四九年武强贺孔才捐赠北平图书馆之图书”。捐赠者中,不乏有觉悟很高的人,将自己或家族几代的藏书捐献给图书馆捐献给国家,认为捐给国家后书可以供更多的人看,其中也有人命途颇为多舛,遭人诬陷,捐献完全部身家后便以死明志,令人不免觉得遗憾。


    成书印记,由于对藏本的不断完善而产生,如“浙江文澜阁钞补四库全书完成纪念品”。


    作序印记,在序的末尾除了署名一般还会有作序人的印章,通过套印或者钤印。


    还有一些特殊的闲章,有父子联用、兄弟联用、夫妻联用和肖像印。父子印,表示父子共同拥有并要代代相传下去,亦可彰显父子之间的感情,有“华阳王氏父子雪岑君覆所得经籍金石图画朱记”、“古娄韩氏应陛载阳父子珍臧善本书籍印记”、“光绪甲申海宁蒋光焴命子望曾检书记”。类似地,兄弟印和夫妻印,不仅是藏者身份的表明,还包含对逝者或过去某段时光的追忆和纪念。肖像印是一种比较晚出现的印章,刻有藏者小像,如仲鱼图像、王芑孙的夫人曹默琴的肖像章、印心石屋主人陶澍肖像章。


    再来讲讲与钤印有关的问题。钤印有讲究,印章应盖在哪里等,是有规定的。钤印有深意,我们往往可以根据印章文字及印记颜色来判断其先前收藏的情况、刻章时印者所处状况、印者对书的态度等信息。


    藏印距现在已经历史悠久,其中难免有些印记存在相似的情况,比如很多庚寅年生的人都喜欢用“惟庚寅吾以降”、江南人喜欢的描述日常生活中美景的诗句“杏花春雨江南”、表姓氏的“沈”、乾卦的图案、钱姓读书人常用“钱笺后人”,表明收藏态度的“子孙永保”等。


    此外,还有一些鉴赏宋元的印记,表达喜好的“佞宋”、“甲”、“秘笈”、“精本”等,彰显鉴定的“宋本”、“抄本”、“校本”等,宣明拥有的“张叔未所藏宋本”、“木斋宋元秘笈”等,昭示藏品的“金石录十卷人家”、“临安志百卷人家”等。


    当然,在收藏过程中,难免会遇到伪印。民国时期,伪印尤其多,卖书者往往会为了提高书的收藏价值而制作伪印。这种情况在书画作品中比起藏书更多。


    古代文献流传至今,其实藏印量极大,但始终没有人好好整理过,柳老师将这些印记做了以上这样一个大致的分类,其中还有缺漏,但他暂时未做更多的补充。








上一篇: 2019年上海书展暨“书香中国”上海周闵行分会场 “阅读童年,悦读精彩”儿童文学鉴赏与交流活动 报道

下一篇: 敏读会181:往事:巴金与萧珊 活动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