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馆首页 闵图动态 寻找知识分享人:遥远的过去,外星人是否来过地球 活动报道

寻找知识分享人:遥远的过去,外星人是否来过地球 活动报道

阅读量:15171 发布时间:2019.06.20

    诺亚方舟、玛雅金字塔、外星人......这些跳动着的神秘字眼,始终牵动着我们的好奇心。然而,人类学家张经纬曾说:“ 骗局、神话与奥秘往往相生相伴,其背后则是有限知识与无限自然的永恒交锋,而那些心怀不轨的投机者还时常给我们的知识探险,设置了更多看不见的障碍。”2019年6月15日下午1点半,考古学硕士、上海历史博物馆研究部馆员戎静侃来到闵行区图书馆,为我们揭秘“遥远的过去,外星人是否来过地球?”本期活动由来自上海人民广播电台的旭岽老师主持,共吸引了280余位读者参与。

 

15609933146051756.jpg.jpg


一、什么是考古学?  


由于本次活动参与者很多都是小朋友,所以在最开始,戎静侃老师先提出了一个小问题,作为活动预热。他问大家是否听到过亚特兰蒂斯、古代宇航员和法老的诅咒。小朋友纷纷表示有所耳闻。但,这些传说都是真实的吗?要验证真实性,就必须经过科学的研究。因此,戎老师首先和大家普及了考古学的含义。 考古学,英文交Archaeology,这个词的词源来自于古希腊,意思是“对古代史的研究”。文艺复兴以后,逐渐形成了近代意义上的考古学。中国在东汉时已有「古学」这个名词,泛指研究古代的学问。到了北宋中叶,诞生了一门研究古代青铜器和石刻的学问——金石学,其代表著作之一,吕大临的《考古图》首次出现了“考古”之名。20世纪初Archaeology作为一门近代科学进入中国,被翻译为“考古学”。 那考古学是研究什么的呢?一说到这个问题,对于很多小朋友来说,首先印入脑海的词很可能是“挖宝”、“探险”、“盗墓”。其实对于这个问题,很多科学家已经给出过自己的答案,如中国考古学家夏鼐认为,考古学是根据古代人类通过各种活动遗留下来的实物以研究人类古代社会历史的一门学科;而英国考古学家皮戈特认为考古学是一门研究垃圾的科学;英国考古学家戴维·克拉克则认为考古学的理论和实践是要从残缺不全的材料中,用间接的方法去发现无法观察到的人类行为。简而言之,考古学是通过研究古代人类遗留下来的残缺实物来探究人类古代社会历史的科学。


 二、上海的考古从而来?   


 因为本次寻找知识人的线下宣讲会放置在了闵行区图书馆,所以戎老师额外给大家普及了一个和闵行有关的考古学小知识:早在1959年底至1960年初,上海地区第一次科学考古 发掘了闵行马桥遗址,发现了新石器时代的良渚文化。由此证明,5000年前上海就已经有人生活居住。所以,戎老师说:“闵行马桥是上海之本。” 


三、考古学历史上,出现过多少骗局?   


本次讲座的推荐书目是肯尼思·L·费德的《骗局、神话与奥秘——考古学中的科学与伪科学》。作者将科学方法穿插于人类史前史、考古奇迹、外星人、共谋的骗局以及对灵异现象进行考察等多种背景中,用理性和证据说明这些吸引人的神话传说只是“民间幻想”。无论是藤村新一的考古遗存、纽约的卡迪夫巨人、查尔斯·道森的“皮尔唐人”,还是亚特兰蒂斯消失之谜”、土墩建造者之谜这些曾经无数人兴奋激动的考古学课题,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个个都被证实只是炮制出来的骗局。那为何有人会炮制伪考古学?他们的动机是什么?戎老师总结道:“金钱、名气、民族主义、宗教、浪漫。”骗局之所以能成功,是因为它给了人们想要的东西。而且造假者深知“骗局和阴谋,涉及人数越多,容易在越短的时间内败露 ”,所以他们尽量规避质疑、隐藏摄像机、警方调查乃至法院传票。在炮制骗局前,他们还需要听取对其早期工作的评价。也许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当专业考古学家和历史学家揭穿考古和历史骗局时,在某种意义上,为造假者提供了避免将来犯错误的信号。 


 四、遥远的过去,外星人是否来过地球?


15609933798928526.jpg.jpg


(1)假设1:古宇航员的幻想 


“外太空考古学”起源于1963年,著名科学家卡尔·萨根的一篇文章。5年后,德国出版了一本叫《未来的记忆》的书,随后在美国出了英文版,起了个带问号的书名《众神的战车?》,自此开始,有关外星人在遥远的过去曾经访问过地球并以考古遗存的方式留下了证据的说法变得广为人知,古宇航员的气泡急速膨胀。 《众神的战车?》的作者瑞士人埃里克·冯·丹尼肯提出,有关外星人曾经在史前造访过地球并对人类发展起过重要作用的说法具有无可争议和大量的考古学证据。他的想法背后有三个假设:1、全世界都存在史前图像和三维表现——洞穴壁画、陶器和雕塑——以及早期文字记录,它们能够非常合理地被解释为实际上是原始人类对天外来客的描绘、雕塑或文字描述。2、除非我们推测有科学更为进步的外星文明的介入,否则人类的生物学演化难以理解。3、有些古代器物和发明太过先进和复杂,无法由史前人类简单的智力和才能创造。这些先进器物和伟大发明一定是外星人有目的输入的直接结果。然而,丹尼肯的描述仅仅告诉我们他自己脑子里的想法,而不是古代艺术家脑子里的想法。  


(2)假设2:绳纹土偶是穿着宇航服的外星人?    


   绳纹土偶曾被认为是穿着宇航服的外星人,因为绳纹土偶中的“明星”——遮光器土偶最具特征的地方是它面部类似眼镜的物件,和身上的绳索状装饰,被解释为宇航服的玻璃面罩和管线。其实,这是一种现在西伯利亚原住民和因纽特人还在使用的遮光器,功能与墨镜类似,用来避免发生雪盲症。  


(3)假设3:纳斯卡线条是天外来客的“机场”?


      纳斯卡线条位于秘鲁南部沿海的干旱草原上,占地约450平方公里,大部分是直线,也有弧线,以各种角度交叉,勾画成了300多个巨大的写实动物图案,如鱼、猴子、蛇等,其中鸟类图形共有18个,著名的飞鸟图长达50米,其形态与出土的古代纳斯卡陶器上的飞鸟图案非常相似。 由于这些图案实在太过巨大,只有“上帝视角”才能看清全貌,因此直到1939年一驾小飞机飞过该区域时才首次被发现,有关线条的制作者和制作目的成为考古研究的关注焦点,也让许多人“脑洞大开”。丹尼肯认为纳斯卡线条是外星人修建的飞船着陆标志,是天外来客的“机场”。 其实,这些图像和线条的“画法”并没有什么“黑科技”,它是清除地表暗色的岩石,暴露出下面颜色较淡的沙土而形成的,是南美洲西部大型地面画普遍性传统的一部分,后来又在秘鲁发现了一批的大型地面画,这些线条是引导人们通往圣地的仪式性道路,它们直到相当晚近的历史时期仍然作为宗教节日的一部分而被当地土著居民制作和使用。


 (4)假设4:不同星球上的生物可以杂交?  


  “外星人用自己的基因改造了古猿,促成了“人类”的诞生,还进行广泛的遗传学实验,用地球上的不同物种杂交发明一个又一个怪物。”然而,遗传学规律告诉我们,跨物种间的杂交可能性几乎是零,更何况是不同星球上演化的生物。 


 (5)假设5:我们的祖先是傀儡?     


      丹尼肯参考了史前的成就,比如驯化的动植物、冶金术的发展、特别是天文学的能力——所有这些都有大量的考古学证据,但他认为这些都是古人在外星人的帮助下才获得的。 因为不了解,所以不相信,史前人类在不需要“好心帮助”的情况下就能办到这一切。一个基本事实是,在30000年之前,我们祖先的大脑已经和我们一样,他们已像我们一样聪明。 


 (6)假设6:太平洋身处有外星人? 


      1955年以来,在拉帕努伊岛上进行了大规模的考古调查,发现了留有部分完工石像的采石场,以及开采石料和刻凿石像的石器工具,包括石镐、石锤和石凿。运输石像的道路也被找到了,沿途还有运输过程中意外断裂的“废品”。考古学家对采石、雕刻、运输和竖立石像的技术进行了试验,6个人只要几天就能从采石场粗制一具高达5米的石像,然后用木撬和绳索沿着古代的道路搬运至海边,经过统筹组织的岛民,利用杠杆、斜梯和楔子,就可以在很短时间内竖立起一座石像,放置在被称为阿胡(Ahu)的圣坛上。一些石像脑袋上“戴着”重达数吨至十几吨的大帽子,名为普考(pukao),是用西面的火山Puna Pau上砖红色的岩石制作的,最新的研究认为,古人可能是将石帽从采石场滚到石像底部,搭建木制斜坡,再用套拉索巧妙地将其卷到坡道上,最终给摩艾们戴上红帽子。我们看到,所有的石像工程中,并没有任何外星人“黑科技”的蛛丝马迹,有的,只是古人的伟大信仰、智慧、技能和组织能力。 

  

      有些人会感到好奇,史前的祖先不应该是落后和智力低下的吗?他们怎么在过去没有现代器械的帮助下完成如此壮观的工程呢?更何况,今天的埃及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中国才开始赶上现代世界的技术,这些人的祖先如何能够先进得足以自己建造金字塔、创造文字、农业、数学和天文学呢?而这,也许正是丹尼肯炮制的伪科学能够成功的关键(至少销售达700万册)。 如果有关“外太空考古学”的狂想属实,那么人类的史前史就只是一个戏剧性的故事,人类所有值得骄傲的历史都无依无靠,仅是一种对古宇航员的幻想。 


     同样的狂想也出现在了古埃及文明的探索上。他们认为存在一种比考古学家和历史学家所认识的更为古老的超级文明,这才是一切的源头,常被称为“超古代文明”。然而,在古埃及文明的探索上,我们发现了古代世界的成就是独立的发明,而不是什么超古代文明。古埃及出现文明的“根”,可以追溯到12000年前,流动的狩猎采集者开始在尼罗河沿岸定居下来的时候。考古学证据表明,8000年前,小型村寨沿尼罗河分布,居民已不再依赖野生动植物,而是开始依赖完全驯化的作物和动物为生,在稳定可靠、产量更高的食物基础上,聚落的数量和各地的人口开始增长。距今7000前,在麦利姆德、塔萨和拜达里这些遗址,已完成了向农业的转化。同样,金字塔也并非天赐之物,古埃及人自己就记录了他们是如何移动巨大石块的“工作手册”。一队172人拖曳着绑在木橇上的绳索,载着一尊超过20英尺高的雕像。



 五、真实过去的真正之谜   


       辨析考古学中的伪科学,清除了这些假的“奥秘”之后,留给我们的人类历史并不呆板和乏味。有关已逝的过去,仍然存在大量的奥秘和无数有趣而有待解决的问题,更有关乎我们自身最根本关怀的战略性课题。 


       作为人类,我们热衷建造巨大的公共建筑,一代又一代,献身于一种不朽的东西,将自己的命运寄托在遥远的未来。其中并没有奥秘,只有我们自己理智和现世幻想的惊讶。我们回首四五千年,如果看到的只是原始而异己的陌生人,那就是根本的错误,进而在错误的基础上自己编织出谜团。当我们回过头去看巨石阵建造者和旧石器时代画家的杰作,还有玛雅文明的缔造者时,是什么让我们惊奇?是他们和我们的相似性!我们在这些远古的成就所反映出来的关怀、力量、时间和技能中看到了我们自己。


     讲座过后,主持人旭岽与戎静侃作了一个简单的访问。访问涉及戎静侃对考古科学的看法以及对一些现象的认知。之后,在场的小朋友也对戎老师提出了自己的问题,虽然小朋友的问题听上去都很简单,但越简单的问题其实也越难回 答,但戎老师非常耐心地给予了自己的理解和想法,以供参考。 


      外星人没有来过地球,也许让很多朋友都失望了,但是正如戎老师所说:“科学不会永远消灭迷信和伪科学。人类拥有无限的能力来了解我们周围的世界,但是这种了解带来了极大的负担。科学只能显示什么可行什么不可行,最后,是否接受科学所揭示的事情取决于我们个人。我们不能简单斥责边缘考古学的另类理论是无稽之谈,因为相信这类说法的人很多。真正的解毒剂是一种健康的怀疑:询问“有证据吗?”知识随着提问而增长。再没有比询问难题、批判性地寻找答案更好的办法来消除荒诞的另类说法。”


15609933276830686.jpg.jpg








下一篇: “和颂70——阅读在闵行”之“我和我的祖国”主题诵读大赛决赛 活动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