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馆首页 闵图动态 敏读会164:我在花朵的厌倦里--《花神引》诗集分享会 活动报道

敏读会164:我在花朵的厌倦里--《花神引》诗集分享会 活动报道

阅读量:898 发布时间:2018.12.27


      2018年12月23日,我们迎来了本年度最后一期敏读会。本期敏读会,我们邀请到了诗人茱萸。他和我们分享了自己最新的诗集《花神引》。本期活动共吸引了40位读者参与。


     首先,茱萸老师和我们分享了自己这个笔名的由来。茱萸老师本名为朱钦运,是家族的姓和辈字组合而来的,所以在诗歌创造时我就选择了“茱萸”这个有着传统意义的特别的名字作为我的笔名。曾经的茱萸老师对这个名字有过许多不同的解释,但现在的我来说,其实就是因为我本名里的“朱”,还有茱萸作为一个植物在中国历史上的意义而取的笔名。


     茱萸老师现任职于苏州大学文学院,但其个人经历和诗歌创作都和上海有着很深的渊源。《花神引》创作的时间也正好是他刚刚离开上海的那段时间,所以《花神引》和上海也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花神引》收集了茱萸老师在年少青涩时写的诗,现在看起来可能有点幼稚,但有着很重要的意义。茱萸说:“我以前的写作对我来说就像夏天蝉的“蝉蜕”,每当看见自己以前写的诗,都会让我看到我以前的稚嫩,看到我自己的成长。”接着,茱萸老师和我们分享了诗集中,一些有典型的、有代表性的诗歌,让我们一起见证他在诗歌创作上的成长轨迹。


     第一首是《失踪》。这首诗创作于2004—2007年间,当时的茱萸老师正在读高中。之所以将这首有点幼稚的诗留在《花神引》里,更多的是因为最后一句话“我在很深的黑暗里 闻到了来年草色腐烂的气息”就像刚刚过去的冬至,是一年里黑夜最长的日子。虽然写这首诗的时候是夏天,但对于年少的茱萸,也算是一种比较深的思考。诗为什么能够提到更高一层的未来的东西?因为诗是贴着生活但是又稍稍高于生活的。


     第二首是《垂丝海棠》。本次敏读会的主题“我开在花朵的厌倦里”就是出自于《垂丝海棠》这首诗。这首诗是茱萸20岁的时候写的。现在看起来,当时的自己有点故作老成,“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意味。相较于那个时期,现在的茱萸反而更加活泼。那个时候的茱萸,写的更多的是别人的厌倦,诗里的“我”也未必就是自己,许多现代诗里也有许多相同的例子。当时作为诗歌学徒的他,也将习得的东西写进去了。但是现在回想起来,这样的“故作老成”是非常必要的,这也是技巧的磨练。在这个过程中,会自然学会“表达愁绪”的技巧。


     09、10年茱萸在诗歌方面的创作十分少,主要写的诗还是偏于白话化的。但在这两年间,他并没有停下我的笔,他写了一本书。但那个时候的心境还是很值得留下来的。


     在茱萸的众多诗歌里,《夜读》和《入冬》,可能因为写的比较日常和简单,所以是最早被翻译成别的文字的。但其实诗人的日常是不会止步于日常的,在诗的最后他还加上了我自己的理解,这个理解就是这首诗的灵魂。


      2011年之后茱萸老师恢复了创作高峰期。他说:“我认识一个在10年间都不断高产的作家,但我觉得他的诗在之后都变得相似了,有着许多相似的思想。而我就不希望自己的东西有太多的相似,就会对自己有一定的约束。”


     在诗歌《喂樱桃》里,茱萸将樱桃比喻为水果的小女儿。他觉得这种就是诗意。如果将水果归类为某某科,就显得有点煞风景了,这就是区别。


    写《避雨》这首诗是因为自己避雨的经历。在避雨的时候,许多不认识的人都会临时性地聚在一个地方,这就让茱萸产生的思考。他觉得我们应该时时刻刻保持新鲜的自己。茱萸老师说,他特别喜欢用“新鲜”来形容人。“新鲜”的人指的就是乐于接受新事物,乐于面对新鲜的事物的人。为什么要写晴天里避雨的人,其实“避雨的人”就是指那些所谓的陌生人。茱萸希望大家能在一次避雨的经历中认识更多的人,能与新的人有所交流,也就是所说的“打破人与人之间的墙”,而不是像现代人一样光顾着低头刷手机。另外,《柳絮还是杨絮》、《地铁车厢》都是茱萸生活中的经验,这些都是随意之笔。


    在互动交流中,有读者提到:“既然活动主题是《花神引》,能不能讲一讲《花神引》这首诗是什么意思?”茱萸老师说:“我不知道朋友们知不知道中国的花神?其实除了国外,中国人也有许多花神。但中国人封花神很随意,就像苏东坡也是一个花神。中国人对花神的分类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他写了一个和某个花有关的有名的诗或者文章,或者因为他做了一件很有名的事情。但我的《花神引》里的花神,是某一类花的领导者。这首诗可能比较难分析,因为诗中的花神其实是一种感性的、情绪化的东西,他不是一个人,是一个抽象的东西。用现在的话来说,我笔下的花神其实就是一个“霸道总裁”的一个形象。《花神引》中的 “引”,是中国诗歌中的一种体裁。当时我的译者就和我产生了分歧,直到我们后来进行了讨论他才改成一种文体的意思。我很快就要出版一本新的诗集,里面用了谐律,就是我在诗歌里尽最大的能力运用谐音词。但这对于我的译者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他花了一个月去翻译我的诗,也就翻译了一首诗中的两句话。我觉得他其实已经没有在进行翻译了,这其实也算是一种创作,因为外语里可能没有那么多的谐音词。”也有读者问道:“您觉得现代诗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呢?”茱萸老师坦率地说:“每个人的想法可能会有所不同,但我觉得我们的时代已经有所变化了。现代诗就是一个与时代相对应的东西,它所能容纳的东西也越来越多,它更加的自由,能够接受各种不同的格式,不同的表达上的侧重点。而且相比起旧诗,它的格式更加不受限制。我也写旧诗,但这不是一种创作,而是一种修养。就比如说马桶和飞机,你就不能直接写在旧诗里,如果写了,这样就显得很奇怪。旧诗可能有一定的局限性,但新诗的发展才刚刚100年,还没有经历漫长的发展,它可能还比较不成熟,还需要时间的打磨。而且现在艺术的门类有了各种各样的分化,艺术的重心不再像唐宋时期一样放在诗上。现在更加注重科技了,就像我们现在考试的时候不再考诗了,这都在说明了诗对于现代人的重要性改变了。可以说诗现在逐渐边缘化了,但是诗还是有自己的读者的,我已经坦然了,这也是时代的一种发展。”


   对于诗歌创作,很多读者朋友都有过憧憬,但真正能实践的并不多。对于茱萸老师来说,写诗写作和别的事情一样,都是要看自己花在上面的时间,这些能力都需要时间的积淀。就像茱萸,从少年时期就开始写诗,他也是在不断地成长着。另外,个人的阅历和天赋也是提升诗歌创作水平的关键。作为读者,我们可以先从多阅读开始,慢慢将自己带入状态;多观察生活,找寻属于自己的灵感;当然,如果有时间还可以尝试多创作,磨练表达的技巧。不用去想是否能做“诗人”,就当是是一种兴趣,长此以往,也会有惊喜。








下一篇: 闵图妈妈小屋·亲子手工坊第36期——“软陶恐龙”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