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馆首页 闵图动态 敏读会168:“抚卷忆昔--签名本里的故事”活动报道

敏读会168:“抚卷忆昔--签名本里的故事”活动报道

阅读量:1020 发布时间:2019.02.27


     2018年8月17日,是传统七夕节。就在这一天,闵行区图书馆开启了轰轰烈烈地开启了一场“七夕晒书会”。活动历时两个月,向全国范围的读者征集珍藏的签名本。那什么是签名本?签名本收藏的价值何在?什么样的签名本才能进入拍卖市场?签名本的学术研究意义是什么?如何找到合适自己的收藏途?2月24日下午1点半,“晒签名”活动两大终审评委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陈子善老师和上海图书馆研究馆员张伟老师现身,以生平经历的稀见签名本为例,对谈签名本的文献价值,文物价值和经济价值,为签名本正本清源。本次活动共吸引了42位读者。


      随着搜集旧书的渠道越来越多,签名本逐渐走进了爱书人们的视野。一本好的签名本,需要有上款、下款、印章、受赠人姓名、赠送人签名、日期,最好还有题跋。通过这些信息,可以看出作者与受赠人之间的关系,从而引发出一系列的故事。讲到这儿,陈子善老师讲了个小故事:他有一位同事,曾经送了一本签名本给自己的同学当作新婚礼物。可谁知,后来这对夫妇感情破裂要离婚了,看到这本签名本心里就不是滋味,所以索性把书卖到了旧书店。有一天,这位同事走进旧书店,恰巧就看到了这本签名本,而且上款、下款、印章、姓名、日期全都能对应上......可以说这是一个笑话,但也可以说明,一本好的签名本不仅仅在于这本书本身的价值,还在于收藏这本书背后的故事。


      张伟老师说,这次活动也有参与者对评奖结果表示不满,认为自己的签名本价值连城,为何得不到最高的名次?对此,张老师解释,此次晒签名活动的评奖标准主要从三个方面考量的:1.底本一定要好,即使没有签名,也要有充分的理由证明它的价值;2.符合签名本的基本要素,且元素越全越好;3.文献价值与文物价值。不仅仅有签名,还有题跋,包含版本说明、写作情况和签赠情况等。本次获得晒签名活动一等奖的孔海珠,她的参赛签名书《倪焕之》是最符合这三项要求的。叶圣陶的《倪焕之》被茅盾称为“现代文学史的扛鼎之作”,文学价值毋庸置疑。《倪焕之》共有120个版本,孔海珠持有的是1929年开明书店的初版《倪焕之》。此书初版发行距今53年,即使在旧书铺里也难以找寻,而且还是叶圣陶亲自题赠,并钤一印,附上日期,所有要素全部满足。要说这个签名本背后的故事,那就是要谈及孔海珠本身的家世背景了。孔海珠的爸爸孔另境与茅盾有亲戚关系,茅盾和叶圣陶又是朋友。孔海珠手里的这本《倪焕之》其实连叶圣陶本人也没有,但因为叶本身没有收版本的习惯,所以并未留下,但作了题跋。这样的一本签名本背后是有很多的机缘存在的,但这样的机缘非常难得。陈子善老师表示,这本<<倪焕之>>在签名本中具有示范作用。不仅带来签名本的知识也带给读者很多联想升华。本次签名本活动目的是在经历过人为的破坏经历过文化的浩劫后,人们逐渐意识到了文化的价值,重拾起来这些沧海遗珠,从而显现中华民族的博大精深。   


     本次活动,陈子善老师也带了几本自己的签名本,其中一本是《手掌集》。《手掌集》是王辛笛的作品,于1948年出版。同年,在一个饭局上,王辛笛将这本书赠予了钱锺书、杨绛、施蜇存还有另一个朋友。陈子善老师手中的《手掌集》,受赠人恰恰是大名鼎鼎的钱锺书和杨绛。之所以能有这本签名本,是因为陈子善与王辛笛的女儿是同事关系。王辛笛的女儿曾写过一篇父亲的文章,里面谈及了这件事。因为《手掌集》的封面有朵花,这个封面设计是王辛笛看到萧乾的《英国版画集》里有,让曹辛之设计的。钱锺书还曾拿着书,和朋友开玩笑说,王辛笛有钱却只送花。比较巧的是,围绕《手掌集》展开的几乎所有的人,都和陈子善老师相识。无论是王辛笛的女儿、施蜇存、萧乾、曹辛之,即使是没有见过面的钱锺书,也和陈老师有过书信往来。可见,《手掌集》背后的文化附加值。此外,陈老师手里还有一本陈从周的《徐志摩年谱》。这也是一本签名本,出版于50年代,是作者修订本。曾经,陈老师去采访过陈从周,虽然没有得到想要的信息,但是陈从周留下了一张纸条,推荐了一位学者让陈老师去找。这张纸条陈子善老师保留下来了。


    张伟老师说,如果参赛的签名本都像陈子善老师手里的质量一样高,那就毫无疑问是一等奖了。所以本次比赛规定,所有评委都不参赛,以确保公平性。但是所有的评委及相关收藏家都可展示自己的签名书,说出自己签名本背后的故事,由闵行区图书馆微信公众号和其他媒体作推送,作为活动的点缀,让读者饱饱眼福。所以陈子善、赵亮、张伟、臧伟强、谢其章这些大咖手中的签名本都纷纷出现在了大家的视野。


    本次“晒签名”活动评奖过程中,获奖的作家签名本会呈现多样化,不会仅仅就一个或几个作家的签名本重复获奖,评委会在一个作家类别中挑选出最优作品。在类别选取中,有一个类别虽然不起眼但却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就是油印本。油印本在中华文化的传递中有重要的作用。在文化大革命中许多作家迫于现实道德因素无法写作就通过油印本来记录,也给收藏爱好者提供一种新的思路,不仅只是通过签印本。讲到这里,张老师说,要鉴别一本签名本的价值,需要非常多的知识储备:版本、笔名、印章、篆刻、历史等等,每一个小细节都包含了很多内容,你只有懂得越多,才能有“捡漏”的机会。不然即使是一本价值连城的签名本在你面前,你可能也熟视无睹。


    在互动环节中,有读者问及,为何要在七夕节安排这场活动?这其实是和七夕节的“晒书”习俗有关。七夕节本身就有“晒书、曝书”的习俗,所以我们就安排在七夕开启这个活动。还有读者问到“如何鉴别签名书的真伪?”,陈子善老师表示,鉴别比较困难。即使书本身具有价值,但是作者大多已经去世。我们只有通过大量接触签名本,让判断力得到提高。但即使是专家中的专家,仍然有看走眼的时候,所以假冒签名本仍然是一种很严重的现象,没有一个明确的鉴别方法。对此,张伟老师补充道:在八十年代签名本基本没有真伪问题,因为人们普遍不重视签名本,在这次评奖活动中真伪问题也存在隐患,但是真伪问题不能阻挡敏读会的重大意义。“那么,敏读会活动举办后,对于读者购书读书晒书有什么建议?”两位老师表示,首先要知道书的价值。图书馆举办这次活动目的是为了让大家更加亲近书本,可以在阅读各种书本后自成一家,,不一定完全阅读名著书籍。活动只是提供一种范例,藏书永远是在于读书之后,藏再多的书不自己读书也是枉然。即使在新信息时代,书还有很大的发展前途,书本和书本收藏还会有自己的一番天地。


    本期敏读会,首次采用对谈的形式,张伟老师主要以“晒签名”活动作为背景,以评委的身份对活动的背景、意义、评判标准、签名本的文化价值等作说明,而陈子善老师则是用自己收藏的签名本故事作为载体,对张老师的观点作直观的解释。两人互相补充,一同解答,为读者打开了“签名本”的新天地。值得一提的是,本次活动最后,所有获赠图书的读者都上前让主讲人签名。而此次签名的标准,亦是遵照着“签名本”活动的要求来做的,即两位老师需要留下自己的签名,日期和印章,读者还可要求主讲人写提拔留念。也许在很多年后,当读者们再次拿出这些签名本的时候,今日的点滴还能历历在目。别忘了,在敏读会上是需要“灵光一闪”,提出能够吸引主讲人的好问题,才能有机会获得签名书的,所以,各位亲若是想要获得更多的签名书,是不是应该多多阅读,多多积累呢?








下一篇: 闵图妈妈小屋·亲子手工坊第36期——“软陶恐龙”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