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馆首页 闵图动态 敏读会:晚清上海摄影小史 活动报道

敏读会:晚清上海摄影小史 活动报道

阅读量:1770 发布时间:2019.03.27



     晚清上海摄影史与中国近代史有个密切的关系,1839年,法国人达盖尔发明了银版照相法。1840年,美国人创办了第一家照相馆。1843年,上海开埠。1858年,法国人李阁郎在上海开设了照相馆。在当时,拍一张照片极其昂贵,照相馆的主顾除了显贵豪门之外,最多的是上海滩青楼女子。 3月24日的敏读会上,主讲人上海图书馆研究馆员张伟老师就展示了一张当红妓女顾八奶奶赠送给恩客的签名照。在活动中,张老师除了和我们普及了近代摄影史,和中国有关的早期著名摄影家、晚清上海照相馆等,还特意带了自己精心收藏的一百多年前的罕见历史原照,让读者大饱眼福。本期活动共吸引了40位读者参与。


    摄影术的发明使人类从文字时代进入到图像时代,以摄影照片为代表的图像作品是社会变迁和历史发展最可依赖的视觉文献,它们同时也是人类精神发展史的形象记录。近代中国的发展进程有幸与摄影术的发明和应用几乎同步,这一巧合使利用光影胶片形象记录中国近代历史成为可能。


一、摄影史的简单回顾


    活动最开始,张伟老师首先为我们简单回顾了摄影史。世界上第一张照片是由尼尔普斯1822年拍摄的《桌上的物品》。他把感光后能变硬的白沥青涂在锡铭合金板上,曝光长达八个小时,由于感光时间太长,且影像模糊,他的发明未能得以推广。1838年,达盖尔发明了银版照相法。他利用镀有碘化银的钢板在暗箱里进行曝光,然后以水银蒸汽进行显影,再以普通食盐定影,得到的实际上是一个金属正像,但十分清晰而且可以永久保存。这一发明也标志了摄影术的诞生。之后出现了硬板照片、纸基照片、立体照片等等。


最早的中国照片出现于1844年,法国人埃迪尔拍摄的有关中国的照片。埃迪尔是法国海关官员,他于1843年12月随同法国公使拉萼尼由布雷斯特出发,于1844年8月15日抵达澳门。埃迪尔的任务是协助拉萼尼与清政府签订中法《黄埔条约》。工作之余,埃迪尔酷爱摄影。此次中国之行,他就携带着达盖尔法摄影器材。1844年10月中旬起,埃迪尔开始在澳门拍摄。张伟老师在PPT上展示的就是埃迪尔的当时拍下的三位广州官员的照片。除了埃迪尔外,还有一系列和中国有关的早期著名摄影家,如弥尔顿·米勒、约翰·汤姆森、托马斯·查尔德、威廉·桑德斯、山本赞七郎、赖亚芳、梁时泰、安敬斋、郎静山、王小亭等等。


二、图像学:从插图到图史


     我们常常说“图文并茂”,其实就说明了图的重要性,单用文字的话会显得单调,比如李鸿章在爱丽舍皇宫觐见法国总统富尔递交国书的情景,体现了历史的现场感。还有两张1926年明星电影公司拍的外景照片,一张室内一张室外 ,正好体现了历史性的一刻。 其实图像学的研究是从西方到中国的。我国最早是在1904年出现了在杂志报纸上看到的照片,当时是在《东方杂志》上作为 创刊的噱头。在这张照片上可以很清晰地看到人们在镜头后的主观意识,如在各类朝廷官员十分好奇地听着第一位海外留学生讲解的照片中,我们可以从官员的姿态看出身份高低,还可以看出当时的官员对新鲜事物的好奇。


三、历史原照的魅力和价值


     原照是指直接通过照相机成像或拍摄后在一定时间内直接从底版印制出来的照片。历史原照的等级为:原照—发表照—翻拍照。清晰度是原照最大的优点。在张伟老师展示出来的两张照片中,我们可以看到:李鸿章和庆亲王代表清政府与众列强签署辛丑条约的原照清晰度远远高于旁边的上海贫儿乐队合影。同时原照还在私密性、审美感、能量蕴藏等方面具有非凡的价值。原照的常见形态有:人物照、签名题跋照、照相馆照。


四、晚清拍摄上海的外国摄影家


      1 、李阁郎,是在最早中文文献中出现的外国摄影家,主要在江浙沪活动 ,1859年曾在上海开设照相馆。他的经典作品是1858-1859年间拍摄的上海风景建筑的立体照片,最早将上海景色定格于影像。他的原照是拍卖会上的热门,一个是因为拍照的技术好,另外一个原因就是照片的年代很久远。接着,张伟老师为我们展示了李阁郎的作品,如李阁郎1859年拍摄的上海道台庭院、李阁郎镜头中龙华塔和雷峰塔。在雷峰塔和龙华塔的照片上,都有李阁郎的照片,这也是现在辨别李阁郎照片真伪的一个办法。


    2、约翰。汤姆逊(John Thomson,1837-1921),英国著名摄影家、旅行家、地理学家,1862-1972年间游历东南亚和中国,用文字记录下独特的异域旅行,用影像直接见证了这段历史。他被誉为“第一位深度报道中国的摄影家”,是“摄影界的马可波罗”。


     约翰汤姆逊的代表作是《中国和中国人》。这套书共分四卷,共收录了约翰。汤姆逊在香港、广州、福州、厦门、台湾、上海、北京、南京等地拍摄照片200余幅,于1873-1874年出版,其中第一、二卷印制了600本,第三、四卷印了750本,被评为世界摄影史上最重要的一百种画册之一。这套完整的四卷本现存已非常稀少,2013年华辰秋拍时以402500元成交。这套书的出版使约翰。汤姆逊成为最早通过传统的印刷媒介出版照片,而不是单纯依靠售卖照片的拷贝来发展其事业的现代职业摄影师。


     3、詹姆斯·利卡尔顿。美国摄影师詹姆斯·利卡尔顿1900年游历了香港、广州、上海、宁波、苏州、南京、烟台、天津、北京等中国诸多城市,用他手中的立体照相机记录了那个年代的中国,从王公贵族一直到平民百姓,以及各地民风民俗、建筑风光、八国联军入侵天津、北京等史料景象,并对每张照片进行了详细解说。1901年,美国著名的Underwood&Underwood公司制作并发行了利卡尔顿的这套100张立体照片,书名就叫《中国》。


    发行当初,这套《中国》立体照片就引起人们普遍关注,并广受好评;时隔一个多世纪,如今这大全套立体照片存世已寥寥无几,愈加受到藏家重视。2008年华辰影像春拍,利卡尔顿拍摄的这大全套《中国》立体照片,从28000元起拍,一路受到追捧,最后以26万元成交(加上佣金,实际共计291200元),价格翻了近十倍,引起了国内外收藏界对中国题材立体照片收藏的广泛关注。


    五、晚清期间上海的照相馆


    引进摄影技术最早的城市是广州和香港,而开展摄影活动最活跃的地方却是上海。 我们从王韬的日记中可以推测:上海开埠后不久,至迟不晚于1858年,即有一个叫李阁郎的法国人在上海开了一家照相馆。稍后,广东人罗元祐也在城里开办了一家照相馆,清钦差大臣、大学士桂良和吏部尚书花纳沙都曾在罗氏店里照过相。李、罗二人所开的店,无疑是上海大地上最早出现的照相馆。“公泰”一直到1890年还在报上刊登广告,以后就不见其影踪了。


     根据初步统计,从1863年沪上出现第一家照相馆的广告起一直到19世纪末,这30余年间,上海一地开设的照相馆大约有50家之多。这个数字主要指具有一定经营规模的正规影楼,而且,几十年间基本维持不变。其中, “公泰”、“苏三兴”、“森泰”和“宜昌”(或“日成”)这四家堪称上海照相业萌芽时期的第一代“四大天王”。而 “宝记”、“耀华”、“英昌”、和“同生”这四家照相馆,则当之无愧地可称为十九世纪末上海照相业的新“四大天王”。


       如果进行一次问卷调查:上海最有名的老照相馆是哪一家?那么,民国时期的十有八九会是“王开”,而晚清期间的则一定非“宝记”莫属。事实上,我们今天尚能看到的清末人物肖像照,也以印有“宝记”馆铭的居多。“宝记”由广东新会人欧阳石芝创办,时间是1889年9月。欧阳石芝是康有为的学生,性喜交游,一般文人雅士多喜欢去他那里拍照,并常常爱在照片上题词写诗。“宝记”先后有过五处馆址。欧阳的儿女也都继承父业,先后主持馆务。一家四人均从事照相馆业务,且承接绵延垂四十余年,当可算是创造了一项难得的记录了。  其余的,还有讲究艺术,深谙顾客心理的“耀华”、擅长人物照,新闻照的“同生”等等,都是当时上海有名的老照相馆。


六、照相馆担当起新闻时事报道的重任


     20世纪初,随着新闻事业的发展,对新闻时事照片的需求也愈来愈广泛迫切,1902年出版的《大陆》杂志、1904年出版的《东方杂志》,都开始较多地采用刊登新闻照片;但晚清民初的报馆,尤其是中文报馆,一般都不设专职的摄影记者,所需新闻照片,多半委托照相馆的摄影师代为拍摄。


1920年6月9日,戈公振创办《图画时报》,虽云“图画”,却以摄影报道为主,实开中国新闻摄影画报之先河。1921年3月,《时报》和宝记照相馆签订合同,“宝记”  为《时报》拍摄新闻照,《时报》为“宝记” 做广告。


七、照相馆与青楼


    相初起之时,市井百姓中拍摄最踊跃的竟是一班青楼女子。


     青楼中人招引顾客,本以传统的琴棋书画争胜,现在,时尚的摄影术很快就成为了她们手中的利器,几乎人人都摄有倩影小照,无论是对影自恋,还是赠客留情,都是再好不过的旖旎新潮之物。


   光绪十三年(1887),有文人古吴伦花馆主出资编篡一本青楼画录,书中收编风月女子50人,每人一影一传,“俾深心人按籍而稽”。


   晚清之际,青楼女子已名副其实成为照相馆的一支主要消费力量,这里所附民国初期署名“顾八奶奶”者留赠“榜生老爷”的照片,正好能让我们得以依稀见识当时的青楼风尚。


    讲座最后,张伟老师展现了带来的许多珍贵的清代照片,包括极其罕见的铜版影像和玻璃底片,再现了一百多年前的上海照相技术的演变,让读者惊叹不已。如果说以往的敏读会,我们侧重于“读文”,那么这期的敏读会我们主要是“读图”。其实,图像阅读和文字阅读本应是一体的。读图片、看照片也是一种阅读,当你开始了解照片的形态、摸索其中的人物联系,好奇照片的出处,探寻图片的历史,了解照片背后的故事,都是在进行不同层面的阅读。但由于受科技发展进程的影响, 图像阅读长期以来没有进入到人们的视野,阅读的外延被人为地缩小了。因此,今后敏读会也会扩大阅读的外延,让读者体验更丰富的阅读形态。








下一篇: 闵图妈妈小屋·亲子手工坊第36期——“软陶恐龙”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