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馆首页 闵图动态 敏读会:一个人的数商和数文明大时代 活动报道

敏读会:一个人的数商和数文明大时代 活动报道

阅读量:1939 发布时间:2019.04.19


   量数、据数、普适记录、人脸识别、以图搜车,到雾计算、城市大脑、单粒度治理、无匿名社会、量子思维……这些曾经看似深不可测,高精尖名词已经不知不觉渗透到我们的社会治理与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4月13日周六13:30,大数据研究权威专家涂子沛先生携带新书《数文明》来到敏读会,为我们抽丝剥茧,深入简出地阐述“数据文明是如何实现对人类的颠覆和重构”的。本期活动共吸引了50位读者参与。


  《数文明》是是涂子沛数据三部曲的第三部。相较于《数据之巅》,《数文明》把大数据从国家治理的层面上升到了人类文明的高度。科普作家万维刚为这本书写了介绍,他提到“《数文明》是中国人写给中国人的书”,涂子沛认为这的确也是这本书的最大的一个特点。要讨论这本书,可以从一个故事说起:中国的A级通缉犯周克华从2004至2012年间在苏湘渝持枪作案十起,二个月内一千名视频侦查民警看了近三十万兆的监控视频,当时南京市有两种东西脱销了,一个是硬盘,一个是眼药水,等民警看完了所有的视频过后,嫌疑人早已脱离南京,同样的故事发生在长沙。如果在今天,发生这样的超级答案,会怎么处理?硬盘和眼药水肯定不会脱销。我们的人脸识别工具,我们的云技术,我们的车牌识别已经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以图搜车,以脸识人这样的技术在我们的生活随处可见。可以说,我们的政府拥有了一种世界上所有的国家都梦寐以求的能力,就是它可以记录每一个公民,社会治理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因此,我们不得不关注大数据,关注人工智能技术,因为这关系到我们每一个人。《数文明》的核心观点就是我们的文明 正在以一种新的方式来取代。数字同源,先有数,再有据。大数据已经赋能社会,人类进入数治时代!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数据是你个人发展的障碍还是优势?

 

    对于这个问题,涂子沛的答案是在今天这个时代,我们已经走了七年,如果我们现在想要获得成功的话,我们必须要修炼数据。涂老师总结了两个字“数商”,我们今天要去问一问自己,我们对数据有没有感觉。数商绝不是智商,情商。所谓的“数商”是在不同的时间、地点获得不同数据的能力。“数商”的一个核心能力就是要去获得信息。每个人获取信息的能力是不一样的,而这种能力特别重要。我们今天面对的是一个数据社会,信息社会。搜索是需要技巧的,但这仅仅是“数商”的一部分。那么数商是是指哪些能力呢?


    讲到这里,涂老师和大家分享了一个故事。1875年7月,英国机械师约瑟夫贾格尔在蒙特卡洛美术赌场 发现一个“不平衡轮盘”,4天内他获利了40万美元。欧洲赌场的轮盘有 37个数字卡槽,在“完美轮盘”的情况下,每一个都应该是1/37。他通过对数据的记录分析,发现几个数字的概率远超于1/37。为什么要讲这个故事?原因很简单,记录数据的能力是最重要的。大数据的核心就是信息的分类聚类。今天大数据的算法最有效的就是信息的分类聚类。其实,做笔记的过程就是分类聚类信息的过程 。无论是曾国潘,林彪,还是杰克伦敦,沃尔顿,都是善于记笔记的人。而一个具备记录体系的人不可能不获得职业成功。由此涂老师引出了第一种能力,即记录的能力。


   第二种能力是搜索的能力。搜素能力是快速找到你想要的信息的能力。我们必须去学一学搜素的技巧。


   第三种能力是控制。控制能力就是克服数据上瘾。我们刚刚已经提到了在这个大数据时代,我们是数据时代的客体,是被消费的客体。我们今天看到的都是免费的互联网服务,但是其实与此同时我们是在提供我们的数据。这就是我们今天在互联网上的消费。我们在消费什么 ?我们在消费我们的注意力,而人的精力注意力是有限的。很多人沉浸在数据海洋,已经失去了方向。数据消费很容易上瘾。如果没有“数商”来控制自己的消费,那我们有限的注意力将会被滥用。


    现在说说最重要的一个能力就是洞察能力。涂老师有几件很值得骄傲的事。第一件事,涂老师开发了中国第一个反偷渡和遣返信息管理系统。2006年,涂老师来到美国读书,他的统计学老师跟他讲了一个幸存者偏差的原理。幸存者偏差(Survivorship bias),另译为“生存者偏差”或“存活者偏差”,是一种常见的逻辑谬误(“谬误”而不是“偏差”),指的是只能看到经过某种筛选而产生的结果,而没有意识到筛选的过程,因此忽略了被筛选掉的关键信息。在“沉默的数据”、“死人不会说话”等等日常表达中,都涉及幸存者偏差。现在的中国社会可以说是一个低数商的社会。在这样的一个社会里,如果我们能提高我们的数商,那我们获得成功的可能性会不会更大呢。


   此外,涂老师提出的另一个关键点就是要自我量化,让我们重新认识我们自己。富兰克林我们都知道,是一个非常厉害的人。富兰克林把人成功的品质归于十三项因素,每天统计自己是否达到。如果不统计的话,人可能没有办法真正认识到自己。


   这就是“数商”,是涂老师本次讲座最想和大家分享的东西。我们向内要通过数据来认识到自己,向外要通过数据去认识这个 世界。这也是《数文明》想要跟大家传达的最核心的信息之一。因此,涂老师也想要提醒大家:我们的数据时代已经变成了这样,那各位在这个时代应该改变什么?


  在互动环节,有读者提到“大数据时代的隐私问题”。其实,在《数文明》里,也有涉及到这方面的问题。“大数据在握的人,可以利用人性弱点‘钓愚’。多个算法在云端合谋,整个社会几乎无知无觉,也没有任何还手之力。”对此,涂子沛表示“数据对于商家和政府机构是富矿,但普通人更需要的‘数据产权’”。


   总的来说,涂子沛对于这种数据引发的改变甚至带来的某种文明是持乐观态度的,因为我们有如此多的人,有如此好的政策,有如此重视的领导,没有理由做不好。对于我们来说,这场讲座最大的启示是学会利用数据,而不是被数据利用。








下一篇: 闵图妈妈小屋·亲子手工坊第36期——“软陶恐龙”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