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馆首页 闵图动态 敏读会172:康德哲学被遗忘的追问 活动报道

敏读会172:康德哲学被遗忘的追问 活动报道

阅读量:1609 发布时间:2019.04.26



   伊曼努尔·康德提出了《纯粹理性批判》、《实验理性批判》、《判断力批判》三大批判。在古典哲学中他可以说是一个集大成者,他认为事物的真性是我们认识不到的,我们只能认知现象。但非常遗憾的是由于时代的原因我们渐渐把这个问题遗忘了。4月21日周日下午13:30,华东师范大学哲学系教授钟锦老师用风趣的语言和经典的例子为大家上了堂生动有趣的哲学课,讲述了康德哲学被遗忘的追问。本期活动共吸引了65位读者。


    讲座一开始,钟老师先讲了对康德哲学和大家一般理解不一样的观点。康德哲学的浸入和中国哲学中国人习惯的思路是完全不一样的,有非常严密的逻辑性,就是说西方哲学,我们研究西方哲学,在黑格尔之前,甚至可以说在康德之前,任何一个人的著作你只要把它拿过来从第一页读慢慢地读下去,一遍不行读两遍,两遍不行读三遍,读到五遍总是能够读懂的。但是黑格尔之后不一样了,你要是没有一点的基础和前面的前理解,你根本就读不懂,因为康德之前讲哲学是所有问题从头开始讲,但是每个人讲的角度可能不一样,但是到了康德时代,大家有了一个公认的起点和一套公认的标准,那么便不再重复这个过程了,就接着往后讲了,如果你对这些没有了解,上来就读,读出来的结果是非常怀疑的。


    钟老师讲到,他在读哲学博士的时候,最流行的是海德格尔,不同于同学们天资领悟力直接阅读海德格尔,他是似懂非懂从古典哲学开始慢慢回溯学习的。中国哲学就与之不同,没有一本书能像康德哲学那样你能够一层一层的往下读,中国哲学是靠人的体悟。《论语》的第一句话“学而时习之”,你去看论语的解释就有上百种,我们不知道哪一个解释出了孔子真正的想法。用陆象山的解释,学是圣贤之学,你才会有一个要建立它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你才能获得快乐。不是普通的知识,比如数理化每每看着都很枯燥很乏味很烦,你要我越学而时习之,我越没有乐趣,没有普遍必然性,但圣贤治学是有普遍必然性的。这是中国哲学与西方哲学的不同,但是达到的目标没有不同。也就是说西方哲学和中国哲学共同的问题是一样的,但是用的方法不一样。古典哲学所有的研究成果在康德哲学成了一个集大成。日本学者安倍能臣曾这样说,康德哲学像一个蓄水池,以往的哲学都流向康德,以后的哲学都从康德流出来。在古典哲学中他是一个集大成者,所有古典问题都在他的哲学里完成。但是非常遗憾的是由于时代的原因我们把这个问题遗忘了。我们都没有去讲康德重要的问题,讲到的都是康德外围不重要的问题,康德的认识论。康德认识论讲的是臭名昭著的先验论和不可知论。康德认识论有唯理论和经验论,唯理论认为我们的知识从我们的头脑中来,头脑中通过演绎法产生的东西才是绝对可靠的。经验论认为我们的知识都是由经验归纳所得,休谟用经验归纳法来质疑因果论的普遍必然性。


先验的(transzendental)和超越的(transzendent)


    康德坚持普遍必然的东西一定是我们头脑中现有的,它有一个名词叫transzendental,中文翻译为先验的。我们认识不到事物自身,我们认识到的都是现象。在我们还没有接触到外物之前,我们先有了这个先验的东西,这个先验的东西包括两类:先验感性论(transzendental aesthetic)和先验逻辑(transzendental logic)。


    先来讲先验感性论,大家知道感性的东西没有普遍必然性,感性的的东西都是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我喜欢甜的你喜欢咸的,没有普遍必然性,但是康德说有一种感性我们接受事物是有普遍必然性的,所有的人都感知着同样的时间和空间,除此以外其他的感性是完全不同的。佛教说的眼耳舌鼻身,就是感性,人们认识事物必须是在一定的时间和空间下去认识,脱离了一定时间和空间的事物是什么谁也不知道。比如对于太阳的认知,大家必须把太阳放到一定的时间和空间下去认知,早晨的朝阳,中午的烈日,晚上的夕阳,在摆脱了朝阳烈日夕阳之外的一个太阳以我们的感官认识是根本想象不到的。时间和空间可以做到有普遍必然性。先验逻辑,摆脱经验最具有普遍性,最大的内涵等于最小的外延。我们看到太阳东升西落,把这个现象放到因果性之下,我们看的的世界就变成了一个现象的世界,而不是那个真实的世界,那么这个因果性是强加上的,现象本身有因果性,但我们不知道也认识不到物自体有没有这个因果性。我们把一种因果性加在它上面,我们看到的因果性只是一定经验内的有效性,是作用于现象的,现象才有普遍必然性。把世界放到因果性之下这个世界就会变成现象的世界。康德认为不是我们要主观符合客观,而是要让客观来符合主观,如果能符合我们的观点,这个观点就是具有普遍性的。而康德对认识论并没有作出什么积极的贡献,只是提供了这样一个认知方法,现在的人们都不会按照康德的方法来研究问题。


    康德的意义在于,从认知出发,并不是在对认知做研究,而是为了人类比认知更重要的现实需求。我们对这个世界有需求,才会想要去认识它,进一步改造它为我们所用,就产生了认知。对于我们的人生来说,现实的需求就是唯一的目标吗?科学能给我们解决很多问题,我们今天热了可以打开空调,我们今天冷了可以用暖气等等,这些古代人是无法想象的。我们享受高科技带来的便利与舒适的同时,我们的生活却越来越不幸福了。自然科学模式进入社会领域就成为社会科学,社会科学一度造成我们的现代危机:


    1.生态危机(气候环境变差);


    2.社会伦理危机:


    3.人性危机:


      海德格尔所说的诗意地栖居是要在人与人之间建立起家园感,要建立起“民胞物与,物吾与也”的和谐状态,但是我们没有能够建立起这样的家园,原因在于科学的败坏。在《逸周书·周祝解》中有写到:


故欲而不得是生诈。


欲伐而不得生斧柯,


欲鸟而不得生网罗,


欲彼天下是生为。


    科学的发展就是这样的道理,因为人产生贪欲,总想着付出的少点获得的多点,想要砍树就发明斧子,想要捕捉鸟儿捕不到就发明网,甚至当我们的欲望达到顶峰就是把自己的机心用在同胞身上。


    人的机械化、人被自然本能化、整体人性的分裂与片面化。一方面如西美尔所看到的,在现代人严重,“世界不再是真是的、有机的‘家园’,而是冷静计算的对象和工作进取的对象,世界不再是爱和冥想的对象,而是计算和工作的对象”。一方面又如舍勒所看到的,现代人的本能的冲动强过了冷静的理性,一言以蔽之“本能冲动造反罗格斯”,因此,现代是精英文人情欲高涨、后现代是身体和爱欲而非纯粹理性成了哲学、社会学关注的重心。


    4.工具理性吞没价值理性:


    科学起步开始就有人忧虑科学会使人不幸福,但是时代的确给人证实了这个担忧,先贤的思想十分超前。


    色诺芬记述苏格拉底说:“他并不想其他大多数哲学家那样,辩论事物的本性,推想智者们所称的宇宙是怎样产生的,天上所有的物体是通过什么必然规律而形成的。相反,他总是力图证明那些宁愿思考这类题目的人是愚妄的。”康德说:“扬弃知识,是为了给信仰留下余地。”


    在康德看来,知识都是内在的,道德和信仰是超越的。知识只与现实需求相关,不与终极关怀相关。人的认识来源于现实的需求,但是这种需求却无法企及人生的终极关怀。在这样的认知背景中,知识遭受到古典理想主义的非难,由此而来的非难一度被我们加以为唯心主义和相对主义的贬义名称。


    “谁要把美德的概念从经验中得出,并且把最多只能在一种不完善的阐述中用作例子的东西边变成知识的一种典范,(如许多人曾在实际上所作的那样),谁就会把美德变为随着时间与环境而变迁的东西,一种不容许有任何规则形成且意义不明的怪物 。”(康德《纯粹理性批判》)我们的德行不能通过经验来归纳。


    孟子在《离娄上》中这样说道:


淳于髡问孟子,男女授受不亲,礼与?


孟子说,礼也。


淳于髡又问,嫂溺则援之以手乎


     孟子说,嫂溺不援,是豺狼也。男女授受不亲,礼也;嫂溺援之以手者,权也。


    经验归纳在这里不起作用。这是超越性的,两者是一致的。这里的“权”不能理解为“权变”。把自己从困境中解脱出来叫权变,但是权与这个概念有区别。把孟子倡导的理念返回到康德的阐述中,就很好理解。道德的事情很难去判断,苏格拉底的“我无知”不是黑格尔所理解的反讽,看到《孟子》这里,“人之所不学而能者,其良能也,所不虑而知者,其良知也”,人不学,不知,是不能学,不能知。“所以谓人皆有不忍人之心者,今人乍见孺子将入于井,皆有怵惕恻隐之心;非所以内交于孺子之父母也,非所以要誉于乡党朋友也,非恶其声而然也。”,人一反思一考虑,就变味了。孟子还将恻隐之心引向了是非,“恻隐之心,仁之端也;羞恶之心,义之端也;辞让之心,礼之端也;是非之心,智之端也。”仁义礼智构成了一套儒家的道德。康德将这个东西进行了哲学逻辑分类。仁义礼智信是儒家倡导的精神,不是科学经验的归类,而是超越性在不同知识中的呈现。而康德认为这些道德超越知识,所以只能自律,不能要求别人,不能成为他律,一旦变成他律就会造成道德的败坏。


    康德发现幸福和道德是一个辩证法的关系。辩证法虽然是一种对立,但它不是矛盾。矛盾的对立双方是一真一假,而对立的双方可同真同假。人的道德也是善,幸福也是善,但二者有时会产生冲突,当二者发生冲突时,先考虑道德再考虑幸福是善,颠倒次序就变成恶了,没有中间的过渡。实践理性有优先性,“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知言疑义》载胡宏言:曰:性也者,天地鬼神之奥也,善不足以言之,况恶乎?或者问曰:何谓也?曰:宏闻之先君子曰:孟子所以独出诸儒之表者,以其知性也。宏请问:何谓也?先君子曰:孟子道性善云这,叹美之辞也,不与恶对。


    康德哲学是一个活生生的哲学,要获得幸福,要深入地了解。








下一篇: 闵图妈妈小屋·亲子手工坊第36期——“软陶恐龙”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