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馆首页 闵图动态 敏读会175:《史记》导读 活动报道

敏读会175:《史记》导读 活动报道

阅读量:8694 发布时间:2019.05.31



     《史记》是中国历史上第一部纪传体通史,对后世的史书记录有着深远的影响,被列为二十四史之首。《史记》给我们带来的不光是它的史学价值,司马迁的敏妙之笔,亦使它有很高的文学价值。鲁迅先生赞其为“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5月26日下午13:30,复旦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教授陈正宏老师带领我们认识《史记》,了解《史记》究竟是一部怎样的书。本期活动共吸引了80位读者参与。


 

一、司马迁是个怎样的人?


        我们看人总归是先看面相的,那么司马迁到底长什么模样呢?司马迁最早的像要追溯到明代万历年间的刻本《三才图会》,中间就有一副十六世纪中叶对司马迁的画像,距今很久远,距司马迁那个时代也有不下1500年之久,那个时候人能够被画成什么样子我们是不知道的,所以司马迁真正长什么样我们不得而知,但司马迁的名字我们是知道的,司马是一个复姓迁是一个单名。那么司马迁为什么叫司马迁?司马这一姓氏原为官职名,至于为什么取名叫迁,据复旦大学朱维铮先生的研究,大概是源于《诗经·小雅·伐木》:“伐木丁丁,鸟鸣嘤嘤。出自幽谷,迁于乔木。嘤其鸣矣,求其友声。”。司马迁的整个一生和迁这个字密不可分。司马迁在《太史公自序》中记载:“迁生龙门,耕牧河山之阳。”,但他主要生长的地方是在离首都长安很近的茂陵。茂陵是汉武帝的陵寝所在地。当时汉武帝先在离京城较近的地方建了一个邑,然后将建造工人、各地豪强和工程技术人员等人迁了进去。司马迁父亲作为太史令管辖天文、历史典籍等,也被招募了过去。茂陵邑在建元二年(公元前139年)初置,司马迁的生辰现在还并未确定,按照王国维的说法司马迁出生于汉景帝中元五年(公元前145年),那么大约在司马迁七岁时就在茂陵了。从小生活在离首都这么近的一个地方对司马迁对汉武帝的态度和他的人生观念信仰都有相当大的影响。而茂陵邑作为一个新城镇,没有文化基础。司马迁曾说,“朴少负不羁之才,长无乡曲之誉。”,一方面是他性格的关系,另一方面和大环境也有关系。后来司马迁年纪稍长,他的父亲为了司马迁的前途让他跟着董仲舒学习。董仲舒是一位非常有名的经学家,我们现在看到的《史记》里面有很多经学的概念应该他是受了董仲舒的影响。


       司马迁一辈子主要当了三个官。因为是茂陵人,所以他一生中的起点非常的高,任职的第一份工作是一份武职:郎中,汉武帝的低级侍卫,使得他早年能够经常见到汉武帝,奉使远征西南地区的巴蜀等少数民族,使得他有了非常重要的游历经验。他任职的第二份工作是太史令,基本上可以说是世袭,在他父亲去世后接替了他父亲的工作,主管天文历法,兼管文书档案,同时有了“紬史记石室金匮之书”的便利,主持修造新历《太初历》。在太史令的任上发生了我们所熟知的李陵事件,司马迁帮李陵说情,汉武帝大怒降罪,使司马迁下狱受腐刑。腐刑是汉代一种极度侮辱人的刑罚,司马迁在给朋友任安的《报任安书》中谈到,“太上不辱先,其次不辱身,……最下腐刑,极矣。”,按照春秋战国那些士大夫受到这种遭遇就直接就自杀了,但司马迁没有,他说,“所以隐忍苟活,函粪土之中而不辞者,恨私心有所不尽,鄙没世而文采不表於后也。”。为了完成《太史公书》,他没有自杀,而汉武帝也很快又将他提拔。司马迁得到了他的第三份工作:中书令,成为汉武帝的机要秘书,完成司马迁父亲编撰《太史公书》的遗愿。


      汉武帝很痛恨《史记》的某些篇章,但《史记》最后为什么还得以保存?因为司马迁所写的《史记》中心思想强调大一统的理念符合汉武帝的主张。司马迁能够明白高层统治中心的核心目标。当然,做到这样高的职位,为司马迁写就《史记》提供了很大的便利。


 

二、《史记》是一部怎样的书?


    大多数人认为《史记》是一部历史书。那《史记》到底是一部中国史还是世界史呢?说《史记》是一部中国史,但是其中很多关于匈奴,南越,朝鲜等的历史篇章。《史记》其实是一部上起传说中的黄帝时代,下讫汉武帝统治时期,以中国为中心,以当时的世界知识为背景的人类历史。


《史记》的结构


    《史记》分为本纪、表、书、世家、列传五个部分,共一百三十篇。其中“本纪”十二篇,以天下时势变迁为依据,以史事编年为形式,顺次叙录历代传说或实际掌握国家最高权力的事迹。不是以谁当皇帝,而是以谁掌握最高实权来写的,所以里面有《项羽本纪》、《吕太后本纪》。十二篇本纪起于《五帝本纪》,终于《今上本纪》。“表” 十篇,综合传统的“历”与“谱”,以表格的形式,按年月国别纵横谱系历史事件的出没与重要的人物浮沉。表分为世表、年表和月表三类。世表,历史年代非常长但是纪年不是很清楚按世代来算的,有一篇《三代世表》;年表,按年份来排的,包括《十二诸侯年表》、《汉兴以来将相名臣年表》等;月表,有一篇《秦楚之际月表》,陈涉起义到汉朝建立中间时间非常的短变化多,按月份来记述。“书”八篇,以专题的形式,系统地叙录一事的制度及其变迁。关于礼乐制度方面《礼书》、《乐书》两篇;天文、历法和宗教方面《天官书》、《历书》和《封禅书》三篇;音律、水利、经济方面《律书》、《河渠书》和《平准书》三篇。“世家”三十篇,以编年、传记或二者结合的形式,叙写历史上各重要诸侯大姓的家族史,同时为了表彰历史地位特殊的人物也破例安排了《孔子世家》、《陈涉世家》这样的篇章。“列传”七十篇,以传记的形式传写古今各式独具代表性的人物和民族的事迹,分为两类一类是以人为纲的分为独传和合传,还有一类是以事为统的“汇传”。


 《史记》的取材


    司马迁是一个文献学家,《史记》是一个编撰性文本。《史记》的取材:“罔罗天下放失旧闻”,把当时他认为已经被删削掉的旧闻收集起来,包括文和献,将经典的文章和老一辈知识人的口述集合起来;“厥协六经异传,整齐百家杂语”,他对孔子是非常尊崇的,经过秦始皇焚书坑儒,对于六经各式各样的解释都有没有一个统一的解释,他对儒家的六经口传的各种解释做了一个整合,对儒家以外的各家言论进行考据;“述故事,整齐其世传”,他很喜欢听故事旧闻,然后进行整齐。除了一些当下发生的事情是他自己写的,他主要的工作还是整理。比如《鸿门宴》本身不是司马迁写的,这个故事的蓝本来源于陆贾的《楚汉春秋》,这本书基本已经散佚,现在我们能看到的是清朝人集佚起来的,残留的文本中有两段就是关于鸿门宴,与司马迁在《史记》中记载的鸿门宴故事几乎一样,但司马迁的文笔更好一些,却不是他个人纯粹的创作。司马迁的《史记》是有强大的史料支撑的,他也十分的严谨,当他不能判断真伪的时候,他会将史料并列放在他的文字中,让后人去辨别。


写作《史记》的目的


    司马迁不是小说家,也不是文抄公,他的整理能力非常强。他在《报任安书》中写到他的写作目的:“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成一家之言”很好理解,也容易误解。司马迁既继承了孔子对于史学的态度,同时又有汉代治学的特点,这“一家”是指司马谈《论六家要旨》所论可同阴阳、儒、墨、名、法、道诸家分庭抗礼的别一家。《史记》最开始叫《太史公书》,慢慢变为《太史公记》,最后简称《史记》。



*写一部《史记》,要用多少根竹简呢?


    台湾中研院院士邢义田的《地不爱宝:汉代的简牍》中说到《太史公自序》记全书字数是五十二万六千五百字。以尹湾汉简《神乌赋》为参照,简长约23厘米,单行书写,每简平均38字,所以《史记》全书约需要竹简13855枚。以新鲜竹简计算,全书重量超过58公斤,体积达到284310立方厘米,是现代纸本书的225倍。


 

三、一部对当朝皇帝不敬的书如何成为正史之首?


    《三国志·魏书》卷十三王肃传中记载,“司马迁记事,不虚美,不隐恶。刘向、扬雄服其善叙事,有良史之才,谓之实录。汉武帝闻其述《史记》,取孝景及己本纪览之,于是大怒,削而投之。于今两纪有录无书。”。中国的书都是有目录的,这个形式是很晚才开始的,最早中国书的目录是在最后面,经常与书的序放在一起,不光是书的内容提要还包括作者自序。这个形式的最好保留就是《史记》。《史记》七十列传最后一篇《太史公自序》,分为两部分,一部分以第三人称的形式介绍他的家世和他如何写的《史记》,第二部分是把《史记》的一百三十篇题目全部抄下来,还用非常简洁的话在旁边写了内容提要。司马迁所写《今上本纪》已经没有了,今天我们看到的是后人补上去的,但目录还在,我们现在可以看看当时目录里《今上本纪》的内容提要,“汉兴五世,隆在建元,外攘夷狄,内脩法度,封禅,改正朔,易服色。”。内容一板一眼,还是看不出是何原因触怒了汉武帝削而投之。清代李晚芳的《读史管见·平准书》站在统治者的角度对汉武帝删除《今上本纪》的原因作了一个大致推测:“此谤书也。当时弊政甚多,将尽没之,则不足信史;若直书之,又无以为君相地。太史于是以敏妙之笔,敷绚烂之辞,若吞若吐,运含讥冷,刺于有意与无意之间,使人赏其绚烂,而不觉含讥;赞其敏妙,而不觉冷刺。”。


    现在的《史记》已经不是最原始最真实的版本了,大多是后人补的。这么一部千疮百孔的书是怎么成为正史之首呢?首先归功于司马迁的外孙杨恽对《史记》的保存,其次班固主撰的《汉书》对《史记》多有继承。到唐代,修《隋书》抬高了《史记》地位,《隋书·经籍志》在史部内设“正史”类,以《史记》为首。


 

四、我们今天如何读史记?


    从三个角度来谈,性质、体式、立场。首先要搞清楚其性质,不能把它当成小说,亦不能把它看作司马迁个人的著作,其中有司马迁自己写的部分,但司马迁做的主要工作还是编撰。因为是编撰难以避免的就会有一些错误,但司马迁毕竟比我们早千余年,他记述的汉代和汉代以前的历史,所依据的他看到的材料是远远比我们多的,所以不能用现在存在的某一个东西或者考古发现的某一个非常个别的东西去反驳他。考古的真实和价值与司马迁的记载都需要严密考证。第二点关于体式,每个体式都有它的来源。第三点是司马迁的立场,他有对汉武帝批判的地方,但是作为汉朝高级官员,他还是站在统治阶级一边的。


    对于《史记》,不要去俯视它,我们的水平并没有司马迁高,也不要趴着去仰视它,平视稍稍带一点仰视去看它会比较好,也比较尊重。《史记》中的一些金句也很值得摘抄下来。


 


    活动的最后,陈老师回答了读者们踊跃的提问并展示了自己收藏的六个刻本,两个明刻本两个清刻本一个日本刻本一个朝鲜刻本,供读者上前欣赏。








下一篇: 《三十六声枪响》亮相2019上海书展暨“书香中国”上海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