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馆首页 闵图动态 新闻是历史的初稿——重读新中国首版《解放日报》 活动报道

新闻是历史的初稿——重读新中国首版《解放日报》 活动报道

阅读量:4902 发布时间:2019.05.31


       1999年初,为完成“建国50周年”的拍摄工作,著名媒体人于其多老师细读了《解放日报》的创刊号,包括容易被忽略的中缝和广告版面,大多是京剧越剧和书场的演出信息,也有极少的个人通告,比如结婚告示,店铺准让等等。其中有一册寻人启事:“宋茂林 30岁……下落不明……”,引起了于其多老师的注意,由此引发了她对上海解放前夕社会旧闻的探访。5月19日下午1点半,于其多老师来到了闵行区城市书房(碧江馆),和我们一起掀开那血雨腥风的一页。


        那么宋茂林到底是谁?他的背后有着怎样一段故事?他和解放上海又有着什么样的的关系呢?于其多说,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先要回顾一段历史。


        1949年5月12日,解放上海的战役打响。当时的上海警察局局长是国民党中将毛森。毛森是军统老牌特工,以心黑手辣见长,虽然任期很短,但在他当警察局长的三个月里,抓捕了3000多名中共地下党员和进步人士,秘密处决了其中的300多人。然而,到了5月23日,解放军肃清了上海外围残敌之时,他意识到自己大限已到。他在慌忙逃离之前,任命了上海警察局长的继任者陆大公。陆大公原本是公共租界巡捕房华籍督察长,在解放前夕,已经被中共地下党组织策反了。所以在接任上海警察局长后,即率2万余名警察起义,并以代局长的名义给全市警察机构下达命令:“时局已变,各安职守,维护秩序,听候命令。”从上海警察局大楼到各个派出所,都降下了青天白日旗,改挂白旗,宣布投诚。在这段起义过程里,还有两位值得纪念的人物:刘昌义和赵祖康。


       刘昌义当时是国民党陆军中将,国民党第51军军长。5月25日下午,刘昌义偕王中民、军法处长魏震亚和一名参谋,乘坐两辆坦克和一辆吉普车,通过造币厂桥向解放军阵地驰去。 到了解放军八十一师师部,以罗维道为解放军代表、刘昌义为国民党军代表,双方进行了商谈。刘昌义说,我早就同情共产党了,我要求起义,保留部队的建制和番号。罗说:只要停止抵抗,你说要起义,就算起义,不过你要保留部队编制和番号,万万不可能。刘见到罗的态度坚决,也就不再坚持,双方在协议书上签了名字。 签字后,刘昌义打电话给五十一军,命令立即停止抵抗,接受人民解放军的改编。他还以国民党淞沪警备副司令的名义,对其他分散在各地的部队和交通警察总队写了十多封信,要他们放下武器,停止战斗。


       赵祖康是我国非常有影响力的公路工程与市政工程专家。他先在国民政府的交通部任职,后又被派往上海担当技术官员。1949年5月24日,正当国民政府官员们准备逃离上海之时,赵先生“临危受命”出任“代市长”。5月25日凌晨12点半,赵祖康接到陆大公来电,说是长宁路和常熟路 两个区的警察分局已经被人民解放军占领,要赵给予指示。听罢陆大公的 汇报,赵祖康立即指示说,各警察分局都应切实担负起维持社会治安的责任,同时,不要进行任何抵抗,向解放军缴械投降。这一天可以说是赵祖康一生中最繁忙、最紧张的一天,自凌晨接陈保泰 电话,直至忙到下半夜(实际已是25日凌晨)。这一天,他几乎没有好好 吃过一顿饭,没有合过眼,24小时连轴转,恪守职责,和四面八方联系, 想尽一切办法,稳定上海的局面,尽可能减少国家和人民生命财产的损失。 虽然此时他无力完全控制整个局面,但是,在他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做了应做的一切,这一点是应该载入上海解放史册的。到了5月26日清晨,上海市内的公共交通已经基本恢复正常。《解放日报》创刊号上,也十分平静,没有天翻地覆的痕迹。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长期担任上海市市政建设领导工作,主持制定了上海市都市规划,提出了发展蓝图。他重视科学,尊重人才,培育了很多科技骨干,为新中国的公路和市政建设做出了卓越的贡献。他长期致力于道路、交通辞典的研究和编写工作,并为此做出了重要成绩。


       然而,在这场解放战役中,也牺牲了很多有志之士,例如黄炎培的二儿子黄竞武。1945年抗战胜利后,他遂中央银行迁回上海,任稽核专员,并为筹建民盟上海市支部临时工作委员会执行委员,参与领导盟员进行反内战、争民主的斗争。后加入中国民主建国会,团结工商界爱国人士,投入民主革命运动。1949年初,国民党政权面临崩溃,策划将中央银行库存的金、银、美钞等财物偷运到台湾,黄竞武响应中共的号召,秘密发动中央银行部分职工采取抵制行动,并向新闻界揭露国民党政府的阴谋,团结金融界人士出面抗争。同时,他又与中共上海局策反工作委员会取得联系,在国民党军队中进行策反,正当密议垂定之际,不幸泄露,5月12日晨,他在外滩中央银行办公室被国民党特务逮捕。他在狱中备受酷刑,于5月18日凌晨惨遭活埋。5月27日上海解放,6月2日,黄竞武等13位革命志士的遗体在南市车站路国民党国防部保密局监狱中被发现。与他一起被活埋的就有引起于其多注意的那个名字“宋茂林”。后来于其多有幸采访到了宋茂林的儿子宋宝宁,关于宋茂林的身世才慢慢揭开。宋茂林曾经是中央银行虹口分行的业务员,经谈家桢太太介绍,和大家闺秀孙志慧结婚。通过孙志慧,宋茂林认识了她表哥,也就是发寻人启事的王德鹏。王德鹏当时已经是中共地下党,因为他,宋茂林也加入了共产党。当时,宋茂林有个中学同学在抗战时期加入国民党空军。这个同学非常有正义感,觉得国民党腐败,但是反对又被打压,宋茂林就和党组织汇报,国民党年轻军官情绪波动,宋茂林就担任策反国民党年轻官员的工作。因为当时国民太不得人心,本来只想策反一个,没想到策反了一大批。本来宋茂林作为策反人应该一策反成功就立马撤退,但因为当时恰逢儿子出生,所以拖延了,这一拖延就被毛森破获了。据记载,宋茂林在死前饱受摧残,被害时已经血肉模糊,遗体被发现时已经难以辨认了。宋宝宁说,孙志慧在宋茂林过世后,始终郁郁寡欢,最后50岁就离开人世。据于其多分析,孙志慧很有可能是得了抑郁症。


       像宋茂林这样的烈士还有很多,如黄秉乾(1926-1949)、郑显芝(1925-1949)吕飞巡(1924-1949)、严庚初(1924-1949)、焦伯荣(1922-1949)、周宝训(1922-1949)、朱聚生(1922-1949)、杨竹泉(1920-1949)、张困斋(1914-1949)、秦鸿钧(1911-1949)、李白(1910-1949)、张根思(未知)......1992年,浦东新区文物保护管理署将世纪大道浦电路口东南侧绿化地定为“李白等十二烈士就义纪念地”。虽然他们最终消失在了黎明的黑暗中,但在我们心里,他们就像一株株坚强的高山柏,永远站立在坚实的崖层上。感谢于其多老师,带领我们一同重温红色记忆,缅怀革命烈士,向新中国成立70周年致敬。












下一篇: 闵图妈妈小屋·亲子手工坊第36期——“软陶恐龙”报道